满脑子只想开车却找不到知己的森酱

攻粉亲妈,坚持1V1,坚决不逆;
2017新的梦想是可以全年龄的开车;
懒;
请大胆评论放心勾搭→_→不是拆逆我们都好说;
避雷针:作者所有文章都脑洞清奇三观破裂,所以,你看就看,别挂我;

【释索】帮哥哥恢复灵力的正确打开方式2

      ★傻作者最近被PRCC和VEGAS折磨的已经完全放飞自我……OOC的程度已经上天,写得满脸绝望。有没有吃释攻而且不拆不逆的小伙伴来给我一点安慰啊,一起来尬脑洞啊,水仙就算了2333

      ◆不要相信一个释吹说自己没有滤镜的话,这世上不仅有一种苏叫杰克苏,还有一种苏叫释帝苏。同理,这世上不仅有一种车叫假车,还有一种车叫莫须有的小推车> <其实并没有开起来……,猛如虎的释殿太耗血条了,我需要再缓缓。


      ☆☆★★◆◆※※ ☆☆★★◆◆※※ ☆☆★★◆◆※※ ☆☆★★◆◆※※☆☆

(二)他可以拒绝吗?

        离开母亲的寝宫后,释捧着那本小册子在幻影天阳台呆了一天。没错,看书半小时,发呆一整天,此刻释感觉自己从三观到脑细胞已经全部重组。

       之前因为是在人间突然长大,私底下其实还是未成年的纯真小王子根本没有想到世上还有这种操作……他的思想还停留在只要娶了谁,谁就会给他生孩子,只要举行个结婚仪式就会有十个八个孩子直接蹦出来的层面上。

       原来,婚后生活这么麻烦,还要做这样的事情,莫非孩子也是做这样的事情之后才出生的?等等,哥哥既不会和我结婚又不会给我生孩子,我想这些干嘛……唉,为什么哥哥不能生孩子呢,哥哥要是能生个我们的孩子也挺好的,不对,哥哥是男人,不会生孩子的,樱空释你别傻了……

       他脑子晕晕乎乎的瘫在床上,智商已经全部丢到火族去了,完全忘记了按照惯例,明天七圣者要来送人头了。

        

       他是被卡索晃醒的,沉沉的夜幕下,他哥搂着他躲在床下,小心的等待着七圣者的脚步声越走越远。

       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不是应该下午才来吗?这么上赶着来,急着投胎啊,释揉揉眼,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也不知道哥哥怎么想的,明明他都可以ko火王了,为啥哥哥还觉得他打不过七圣者呢,莫非是哥哥自带的弟弟没有幻术滤镜还没消失?说到底,这世界上除了卡索,还有谁能让他为难一下?无数次重生累积的不仅是经验还有武力值啊。他现在可是名副其实的三界最强了啊。

       等等,其实算起来,他重生加起来的年龄已经成年了,成年了不是就可以……

       他哥的手还坚持捂在他的嘴唇上,没想到失去灵力后,哥哥的身体竟然变得像凡人一样温热柔软了,他感受着那触手可及的温暖,突然就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一下。

       卡索一心担心七圣者会不会回来,完全没想到他的好弟弟突然用舌头舔了舔他的手心,吓得他立马收手。

       黑暗的床底,他看着自家弟弟闪亮亮的蓝眼睛,狼崽子一样,突然就心慌了起来。

      “释,你……”

        他的弟弟看着他,眼神纯真无邪,“哥,我知道让你恢复灵力的办法了。”

     “嗯?”卡索有点懵,这话题转的有点太快了,他的思想还停留在手心温热潮湿的触感上,想着是不是要和弟弟科普一下这种事不能随便做做了就会很严重呢,怎么现在又一本正经的讨论起灵力的话题了?

       莫不是刚才其实是看他太紧张,和他开玩笑的?都这么大了,怎么还这么孩子气,一点都没有长大……不过算起来,释好像还有二十几年才能成年啊,现在只能算身体长大了。果然还是个孩子啊,之前的行为莫不是在和他闹别扭吧。

       这样一想就觉得好像回到了以前的卡索莫名的就开心起来,看在释的眼里就是哥哥听到可以恢复灵力非常开心,于是他接着往下说。

      “我需要……”

      “嘘”卡索耳尖的听到外面传来纷杂的脚步,又一把捂住了自家弟弟的嘴。

      “……”突然想打人怎么办?释悄悄掐起手指,为整个房间加上结界。他转过头看无知无觉的卡索,小声的问,“哥,我会死吗?”

     “不会的,释,哥哥会保护你,你会一直活下去,成为我们的王。”

         那一刻,他看到弟弟的笑容,那样明亮而单纯,像清晨映进窗内的第一缕阳光。

         他的阳光说,“我不要当王,我只要你,我要你活着。”

         他的心仿佛突然被什么东西填满,满的要溢出来,他眼睛酸涩的揉揉弟弟的脑袋,“别傻了,释。”

         没有什么办法能救他,如果有,父王母后不会等到现在。

         然后,他的弟弟凑过来,轻轻的吻了他。

          他震惊的忘记了躲开,只由着弟弟的嘴唇在他的唇上轻轻摩挲,贴了好几秒才分开。

      “好像不行啊……”

        他看着弟弟苦恼的样子,突然觉得这个世界很不真实。

     “……我再试试。”

        面对弟弟再次凑过来的脸,卡索吓得赶紧一把捂住对方的脸,却被对方舔手心的动作激的溃不成军。下一秒,对方伸出双手固定住他的脸颊,有什么从相贴的唇间渡了进来,柔软滑凉,是释的舌头吗?

       卡索的大脑一片空白,只能任由弟弟在自己口内随意探索,清凉的雪的气息顺着缱绻在一起的唇舌浸入卡索体内,他突然发现自己的灵力似乎恢复那么一点,虽然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丁点,但是对于体内灵力几乎干涸的他来说,已经是及时雨了。

       但是,他现在的身体并不能保存住灵力,释这样做不是会白白损失元气吗?

       分开后,他喘息着抓住了弟弟的肩膀,“释,你没事吧。”

    “……我没事啊,哥,我能有什么事?”释歪歪头,表情很惊讶。

      他眼皮跳了跳,意识到自己紧张过分了,这才想起来七圣者还在门外徘徊,自己却和释尊床底做这种事情,巨大的羞耻瞬间吞没了他。

    “哥?”

      他看着释,对方好像刚刚做完一个艰难的决定,此刻表情坚定的看着他,“哥,我有办法可以恢复你的灵力,可能会有点难以接受,要试试吗?”

     “……”他现在拒绝还来得及吗?

    

============我是下章可能开车的分界线================

评论(10)
热度(59)
© 满脑子只想开车却找不到知己的森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