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脑子只想开车却找不到知己的森酱

攻粉亲妈,坚持1V1,坚决不逆;
2017新的梦想是可以全年龄的开车;
懒;
请大胆评论放心勾搭→_→不是拆逆我们都好说;
避雷针:作者所有文章都脑洞清奇三观破裂,所以,你看就看,别挂我;

【不二越】《神国的下午》

       高能瞩目:
#灵感来自于HARU的《麋鹿》,你要把它看成衍生文也无所谓。扫盲:所谓神国,是神力所凝聚的场所,其中变化随神心所欲,是神之万能的存在。神国不固定可移动,大法力的神亦可将法力传输到远方构建一个暂时性的神国,极其隐蔽,常使旁人不经意之间踏入。
#设定略有不同,少女神系列?【喂
#未满16岁请慎看

#文风一向拖沓,ORZ不要指责我为什么能把红烧肉写成散文OTZ




          越前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变成如今的这个样子。

     
        事实上,打猎回来的他察觉到满身粘腻正好又看到前面一潭清泉,下去洗澡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就算是少年神,也不能容忍自己满身汗渍的回到宫殿出现在仆人面前。
     
         他把黄金的弓箭和皮质箭筒放在岸边,刚刚脱掉颈部缀满宝石的金色上衣,一双手已经无声无息从背后袭来,大胆的贴在他的胸前,然后他听到自己无比淡定的声音。
      
        “你干什么,不二周助?”
      
         无声无息。
      
          那双手转瞬往下褪去他的墨色的腰带和下装,越前伸手按住它,但是刚好停在了尴尬的部位,感觉到小东西一阵躁动,背后人一声轻笑。越前浑身一僵,讪讪的放开自己的手,那人的手便更得寸进尺的攀上来。         越前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他被洗净放倒在在岸边,清澈的水流在他优美的脖颈处来回漫步,感觉到那个人已经伏在身上,他忍不住伸手推他。“这还是在外面。”会有人看见。
       
          天神吃吃笑着,用指肚滑过抚摸他的锁骨,“龙马,这是我的神国。”
        
           他无语。        
         
         他知道不二什么意思,现在不是对自己无意踏入狼窝的反思时间,也不是指责不二精虫上脑的最佳时候,他知道不二一旦确定想要做什么事情就无法阻止,但是他还是不能说服自己安安生生的接受这场莫名其妙的欢爱。
       
           就算是神也有脾气和自尊心的。          不二显然想到了这一点,也许在水里正是为了防止越前的反抗,因为他身下的鹅卵石格外光滑以至于他随时可能滑入水中,根本无法借力。
        
            越前咬着牙,对智慧神这方面的未卜先知和聪慧感到极为的恼火。
     
           光滑的鹅卵石此刻变成了天然的温床,它自然不能对神坚如金石的身体造成伤害,但是加把火还是够格的。越前龙马此刻只觉得折磨,身体挣扎间蹭过的肌肤被磨得发红发痒略带疼痛 ,疼痛之后只觉得无比的热度直接沁入骨髓。他的小家伙越发蠢蠢欲动了,可不二完全无视了它。
       
            不二清凉的体温贴着他上面的肌肤,和他背部的灼热形成鲜明的对比,同样光滑的肌肤碰在一起激起越前一阵无法控制的颤栗。不二的手在他紧实光滑的腹部来回打转抚摸,又低了头不时舔舐啃咬他的乳尖,酥麻微痒的感觉把越前撩拨到没法,偏偏又都是轻飘飘的不给他一点实质性的抚慰。         不二还是这样小心眼呢,他叹了口气,把头重重的放在岸上,伸手抱住了对方的身子,双腿顺从的缠上对方的腰。
        
           智慧神显然理解这种暗示,微微笑着接受了对方的示好。澄澈到透明的天空色眼睛柔情缱绻的望着越前,流转的光辉像落满了星星的银河。越前的唇也忍不住勾起,心里却腹诽。
      
           不过是干个这种事,有必要这么高兴吗?你还真是容易满足呢。         
         “说起来上次我嘲笑了你的睡姿,你暗地发誓不养好睡姿就不出现在我面前,真没发现,龙马原来是个意外可爱的家伙嘛。”不二心情很好的啃着他的耳廓,另一只手揉着他的乳尖,不时捏一下,“不过,我可等不到那一天啊。”
      
          “……放开我!唔……”少年神勉强从喉咙中挤出强硬的话语,但是马上就被呻吟代替。他咬牙,在不二戏谑的视线下不得不闭上了他那可爱的嘴。
       
                智慧神不二周助,远不如看起来和善温和,私底下反而是攻击性很强的类型。也许只是对越前而言。
      
          越前正被他浅尝辄止的动作搞得失神,见不二磨磨蹭蹭不干正事,恨恨的推他。“再不做,我就走!”
     
          “你能走到哪里去呢龙马?”不二的声音温润绵软,带着隐约的沙哑威胁。动作却迅速起来。
      
           越前呜咽两声抱紧了不二的头,唇边却露出极淡的微笑来,一双琥珀大眼神光辉辗转仿佛流出阳光来。不二微微睁大了眼睛,贪婪的看着越前每一个细微的表情。
      
           “你都不知道我现在有多幸福,龙马,”他叹息般的说道,"幸福到觉得自己一定在做梦,一个永远不愿醒来的梦。"
                他的声音如此温柔动听,泉水一般清澈微凉的淌在耳边,这声音如此熟悉,越前一瞬间觉得时间好像回到了初见的那时。           光芒笼罩的神之花园,俊美的神邸,未尽的宴会附近,潺潺的溪水汇成的浅谭。            一袭白袍的神邸宝相庄严,笑微微的,轻飘飘的衣衫间露出的手臂白皙的好似发出光来,又含着无法忽视的力量。            越前停下弯腰喝水的动作,站起来,冷淡的看他。“智慧神不二周助?你也来了。”            “神界最有潜力的小太阳神的生日宴,我如何能错过?”          蓝色眼睛的青年狡黠一笑,眼中的欣赏水波一样氤氲开来,“越前,有没有人告诉你一句话——一个人如果太出色的话,实在很难让人把持住得呢。”
                   越前不耐烦的在岸上抓了两下,弓起的脊背被午后的阳光染成蜜金的色泽,紧致的肌肤下透着干净的力度和力量。腰部以下被完全压制在水中动弹不得,这种受制于人的感觉相当不好,越前咬着牙往岸上爬,触手的草木转瞬滑腻起来,他愕然的发现自己抓住的竟是一把把的鹅卵石。
       
           他又定睛一看,手中分明还是活生生的真真正正的草茎,该死的幻术!他倒是忘了不二周助还有着战神的神格,一双蓝眸幻术无双破尽万法。眯着眼是热衷看戏的智慧神,睁开眼是凛冽逼人的战争神,明明并不是神父的纯系血嗣,倒是把什么好处都占了去,比起他也不差分毫。
        
          背后的不二自然不知道越前对他评价如此之高,此刻睁眼看着少年后背纤瘦有力的骨架,因用力的关系完全绷紧,紧致优美到无以复加,忍不住叹了口气。“真是不想再放开了呢。”
       
           “什么?”越前没有听清,扭头正想问明白,却被背后突然落下的亲吻震的僵住,那羽毛般轻柔的触感在背后来回扫过,他忍不住打了个激灵,恼火道:“不二周助,你放肆!快放开我!”
     
           清俊的智慧神眼底散去了那浸透了深切奥妙的寒,暖暖的,不,是灼热的看着身下的小小少年,他的同僚,他的爱人,他的越前龙马。
     
           “你会喜欢上我的,我相信,这用不了多久。”他低低的道。
       
            越前翻了个白眼,心想才怪,谁会喜欢你这种深藏不露的变态。                不二的手突然向下,在水和鹅卵石的交汇处摸到了越前的把柄,顺利的一把抓住,几乎没给越前反应的机会。越前浑身克制不住的一颤,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恼怒的同时心里涌上一股寒意。那家伙,不会玩真的吧?怎么会……他怎么敢!
   
            不二用行动迅速的回答了疑虑的少年神,他的手指纤长骨节均匀,搓动的时候带来的感觉几乎是致命的,越前很快就说不出话来,只是紧闭着唇,避免自己发出声来。即使是丢脸,他也不想在这个人面前完全的丢盔弃甲。
   
            至于为什么呢,为什么偏偏是这个人呢,一向懒得思考太多的少年神并不想考虑,也许是潜意识避免发现他对这个人同样在意的事实也说不定。他已经完全忘记了对方并不是在开一个没有边际的玩笑,而是时刻准备提枪上阵了。
    
           “来神之花园前,我和景吾打了个赌呢,他说我会在这里遇到我心里的神邸,当时我还很怀疑来着,不过看来他真说对了,真是找到了了不得的瑰宝呢。”
   
            “爱神那个大嘴巴,”越前在喘息的间隙里恨恨道,闭着眼竭力避免注意那只在他身上不停肆虐的手,“早晚要把他那头傲慢的毛给剃光!”                 对这方面毫无经验的越前无疑是极为笨拙的,等他发现闭着眼是个再错误不过的主意时,他已经被不二逼上了高峰,眨眼间就瘫软在不二怀里。
      
             意识到事情的发展已经无可避免,他强撑着用轻飘飘的力度向后推着不二的手臂,声音嘶哑:“把我翻过来,我不要看着一堆绿油油的杂草。”
      
             不二为他语气里潜藏的撒娇语气和认命意味而吃惊,在他看来这位天之骄子不到最后一垒是不会放弃的,却转瞬收起露出一副深不可测的笑容来。“遵命,小太阳神大人。”
      
             调侃的语气,准确无误的换来小太阳神大人的私人馈赠——一圈极深的牙印,就印在智慧神白皙的肩头,明晃晃的昭显着主权。不二为自己的想象忍不住得意的吃吃笑起来,在越前恼怒的眼神中直接扳过对方的脸吻上对方的唇,把对方的愤怒变成了愕然。
       
            摩挲舔舐了一阵子,他轻启唇舌,声音轻柔到诱惑。
       
            “来,张嘴。”
            
           越前下意识的微微张嘴,等那滑腻灵活的东西钻进嘴里四处探索的瞬间,他才反应过来,脸
腾地红成了晚霞。          
            不二的左手压在他的脑后使他无法躲避,强硬的力度和脖颈扭曲的姿态让他晕眩,然而那不知名的异物进入身体的时候,他还是第一时间就反应了过来。但他的舌头被不二的紧紧缠住挣脱不开,说不出话,只从嘴角渗出来几声模糊的呜咽。            好奇怪!那东西在他的体内来回磨动,渐渐开拓出一线神秘渠道,神经末梢敏感的把一丝一毫的动态都传入他混沌的大脑,越前在这一刻反而清醒下来。
          
             那异物的形状和热度,它的动作和它此刻的姿态都仿佛明镜般的映在越前的脑海里,越前红着脸,对自己的敏感体质咬牙切齿。
         
              不二勾起手指在穹道里大肆闯荡,他的指甲修的光滑圆润,因而越前也不觉有多痛苦,反而是难堪多一些。不二每挤进一根手指他都觉得已经是极限了,可是下一刻不二的另一根手指又总能找机会挤进来,内壁的褶皱完全被撑开,干涩的粘膜开始变得润滑,甚至开始自发的吸吮不二的手指。              不二楞了一下忍不住笑了,越前简直难堪的要死,把脸埋在草丛里,心想难道自己真是做这个的材料?才怪!             不二在他体内流连了好一阵才恋恋不舍的退出来,按话将他翻过来。手顺着越前的腰际滑下去,入手的臀瓣浑圆结实,少有的挺翘,大腿根部无一丝赘肉,忍不住多摸了几把,不由得啧啧称赞,再往上看,少年一双琥珀大眼坚毅不屈的瞪着他,带着屈辱和不甘挑衅,明亮的近乎灿金。           不二有一瞬间的迷乱,越前抓住机会,飞起右腿向男子脆弱的喉结踢去,身形腾空辗转,只待不二闪避就落地逃遁。            不二脑中电光一转,迎面而来的劲风中睁开一双凛冽的蓝,上身向后仰去,湛湛躲开那来势汹汹的一脚,趁对方身体还在半空无法借力,双手交错抓住了少年的脚踝。            不等对方愕然的望过来,不二的手臂缠上对方大腿,手扣着对方脚踝,刚好将对方翻转过来半压制在地上,双腿向两侧大开。            不二笑了笑,将对方双腿扣在自己腰上,趴伏的姿势让少年想缩回腿而不可得,心里不可避免的慌乱起来。不二却不管不顾,腾出手拍了一下越前光滑挺翘的臀部,立马弹回来的手感相当好。            越前此刻却是脸涨得通红,感到不同于手指的巨大已经在密口逡巡欲动,甚至开始试探着攻略外围,头皮一阵发麻,也不知哪里来的力量,猛地挣脱了不二向岸上爬去。            不二哪能如他所愿,一把抓住他的腰向后一扯,同时挺身撞上去,两股力量迎面撞击之下,本只进入一点顶端的巨大直接填满了越前的身子,并顺利挤压到前所未有的深度。            越前一声惊喘,整个人都瘫软下来,软软暖暖的任他胡为。            不二此刻却有些失神,本是下意识的举动,巨大如今毫无预兆的撞入紧窒温暖的所在,舒服的让人想叹息,回过神来发现越前竟未再反抗,惊奇的低头一看才见这少年的眼神也有些涣散,显然刚才那突如其来的一下,是刺激之极。            普天之下,谁敢让嚣张高傲的少年太阳神露出这副茫然可口的样子。不二心里第一次涌上一股压抑不住的喜悦得意。            越前的身体韧性十足,不二的巨大此刻被完全含了进去,紧致的空间里仿佛无数小嘴自发吸吮,即使不动也能感觉到那内壁此刻已然润滑的如涂了上好的油脂。不二试探着动了一下,立刻换来越前一声轻微的惊喘,当下放心大胆的驰骋起来。          越前恨得要死,此刻被禁锢住腰侧,背后位的姿势让他几乎动弹不得,只能被动的任由不二胡为。向来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小天神如何受过这番待遇,当下就眼眶微热,咬碎一口银牙。            不二的动作凶猛而温柔,疾风暴雨一般持续进攻,喘息停留在越前喉咙里,连呻吟都没有时间。偏偏不二并不肯放过他。            “龙马的身体和我的刚好契合呢,连性格也是,真是奇妙的缘分不是吗?”不二的呼吸重而急促,他竭力使自己平静下来。            越前忍不住翻个白眼,心想都把持不住了还没话找话干嘛,完全荒废了对方想转移他注意力的初衷。           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痛苦,肌肉也完全没有撕裂,估计连不二也没有想到,笨拙的转移话题真是太肉麻了,是男人就干脆的做完就好了。越前心里想,稍微有那么一丁点感动,但是他是不会承认的。         不知道被撞到了哪里,强烈的快感突如其来,如千军万马迎面驰来,越前一瞬间瞪大了眼难以克制的呻吟出声,扬起的脖颈天鹅般优雅易折,嗓音被拉的细长仿佛随时可能断裂。不二笑了笑,对着那个点猛烈的进攻起来,每次都完全顶到,让越前苦不堪言。       要坏掉了,真的要坏掉了,这个混蛋!居然……居然敢如此!脑中忍不住浮现这样的念头,越前眼眶微湿,手指深深的扣入掌心,那尖锐的微微刺痛逐渐转为麻木的酸胀,却依旧奇怪的难以忍受, 强烈的想要抓住什么,想避免身体如水中浮舟般的飘荡,那种不安的感觉席卷了越前的整个内心,他强撑着回头,声音断断续续的。            “让我翻过来,快!唔……你听到……啊!”不等越前把“没有”那两个尾字吐出来,不二已经迅疾的把他翻转过来,顺手把他的两腿折成M形大开,让他夹住自己的腰身。            巨大在体内碾压过一圈加上不停息的进攻,极度的刺激让越前忍不住弓起身子,不管不顾的叫出声来。他猛地抱住了不二,把头埋在对方的胸前,力度大得让不二感到疼痛。         不二停了下来,担心的看他。“很疼吗?”语气很是心疼。          “别,别停……”在即将到达顶峰时被强行遏制的感觉简直TMD的差极了,越前只觉得浑身滚烫,再找不回平时的淡然,沙哑的回了一句。“别管我,不是……别……”          不二立刻明白了。          
           已经完全陷进去了,连一点挣扎出来的可能都没有。不二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对一个同性产生这种欲望,他的自制力一向强的可怕,此刻却再也不能冷静,越前的身体是如此的吸引他,以至于当初他只是看到少年弯腰喝水时那光泽水润的唇和被剩余泉水淌过的精致锁骨,就头脑发热的做出了这样的事情。           后果自然是严重的,可是后悔也已经晚了,更何况不二从来不打算后悔,从明白少年对他的吸引力之后,他已经决定尽最大可能留下这少年,甚至更进一步。           这任性嚣张却太阳一般闪耀的少年,此刻的态度已经让他受宠若惊。           越前不满的看着上面身形不动的男人,冰蓝色的眼睛此刻完全睁开来,染上了情欲的深邃暗沉,再不复当初的清澈温暖,连最深处的一点寒意也被替换成了灼热火焰。          催促的话咽回喉咙,他换上一贯嚣张挑衅的笑容,对着不二挑眉道:“怎么不动了?该不会是不行了吧,还是说……”是我让你这么着迷……                 不二深吸了口气,努力笑道:“那是因为龙马太美了啊,我们的关系变成现在这样,自然要好好考虑如何才能满足你呀。”             越前怒了。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整天欲求不满?!要不是你丫的突然莫名其妙的出现把我压倒,我早就去修炼了,才不会想这档子事!他不由得为武痴成性的自己的未来感到迷茫和忧伤。不过,不二既然有战神之名,想必也不会差到哪儿去,自己也不算吃亏,以后倒是可以多和他切磋切磋。          等等!为什么会把以后跟他联系在一起!难道我已经接受了他常出现在我生活里了吗?不!这太可怕了!越前龙马你要清醒,不要被这个变态的美貌所迷惑!           不二居高临下的看着小少年阴晴不定丰富多彩的脸色,忍不住噗的笑出声来,他用脚趾头也能想到少年究竟在纠结些什么。只是没想到------以为要花大力气刷迟钝少年的好感度,到头来却是隐藏的双箭头!        真是再完美不过的人生!看来以前留下的印象分相当不错,不二简直想给之前的自己点个大大的赞!      似乎是笃定他再也逃不了,不二打了个响指,两个人瞬间换到了旁边树荫下的草地上,丝绒般的细草温顺的匍匐在越前身下,柔和的触感让越前彻底放松了下来。      不二的攻击猛烈起来,又快又猛,每次都进入到深处碾压过那个点,越前被刺激得弯起脚趾,一瞬间有种自己要被吞吃入腹的恐惧感,这是任何人都不曾让他感受过的。已经感受不到自己的身体,只觉得灵魂似乎悬空在一片无边无际的无色海洋中,波浪般的被迫顺着身上的人前后摇摆。这一刻,他是掌控自己的神。      眼前有白光蓦然闪过,越前身子一软,喘着气抬头上望,视野中的不二忽而模糊忽而清晰,只有那双大睁的眸子格外清晰,那种疯狂的认真的神色是他从未见过的。他再孤陋寡闻,也知道不二周助这个人,是几乎不会对任何一件事认真的,这一点,比他深不可测的实力更加深入人心。         但此刻,他是真正因为我的身体而迷乱,露出平时少有的神色,越前想,因为我,是我让这个人露出真实,他掌控我,而我也掌握他。         两个人,各自为了彼此而奉献出平时难以见到的本真。这种奇妙的感觉让他宽心,甚至隐隐的骄傲,快感更加迅速的涌上来,越前终于忍不住叫了出来,伸手抱住不二的头,两个人一起软倒在草地上。               “在想什么?”耳边传来不二柔柔的声音,越前迷迷糊糊的抬起眼皮扫了他一眼,闭着眼也能知道自己在走神,真是服了他了,对自己观察的到底有多仔细,不对,这个时候还能这么有余力,应该说他果然很强还是此刻对自己太不上心?       一股想要挑战对方底线的念头油然而生,越前龙马眯起眼,挑衅的在不二锁骨上咬了一口,立马听到不二粗重的喘息,对方难以置信的看他,片刻笑道:“果然龙马的要求现在也变高了呢,不过我啊……也会为了龙马越来越强的。”       谁要你在这种事上变强了,越前翻了个白眼,不过这种偶尔能赢一局的感觉真不错。他开始更加卖力的在不二身上点火,不二笑微微的,有来有往的回应他,两个人玩的不亦乐乎,倒仿佛是在打一场没有胜负的比赛一般。         也不知过了多久,直到越前的双腿已经酸麻到近乎没有感觉,不二才将他的腿从肩上放下,停下来抬起身看他,迷幻的透蓝双眸中涌动的欲望层层叠叠毫不掩饰,欺身又压上来,越前心下一惊,立马从回忆中退出来,迷迷糊糊的神色瞬间清明,琥珀眼瞳闪耀出灿烂的金色光芒,:“停!”         该死!如果让这个体力相当不错的家伙一直做下去的话,别说是走路了,自己估计连说话也困难。话说有这么欲求不满吗?明明每次都……       不二居然真的停了下来,不,不仅仅是他的动作停了下来,方圆几丈之内所有活的东西都停止了动作,仿佛顷刻间静止了一般。
      
         蜻蜓停在空中,溪水停止了流淌,溅起的汗珠保持着水滴的形状黏在不二的发梢,只有越前不受影响。
         不二并不知道,在之前躲避他的日子里自己的金瞳已经觉醒,最明显的就是时间的静止和掌控。  这也算是如今自己唯一的依仗了吧,越前有点悲哀的想,现在自己居然要靠这些来逃避对方无穷无尽的求爱,简直……         他先是喘了口气,费力的撑起身子,一点点的向后挪去。说是挪,其实完全是蹭,随着他的动作,不二的巨大渐渐从他体内脱出,越前一直低着头不敢看不二的眼睛,此刻无意中瞥见无数白浊顺着他的体内流出,一张脸腾地红了个彻底。         好淫乱的感觉,越前羞惭的转过头去,不忍看这样的自己。不但是那里,连他的腿根甚至全身各处都落满了各种各样的痕迹。不二这次拼了命的在他身上布满各种痕迹,仿佛要把他这个人都打上不二周助的专属标志。       在他没看到的地方,不二的眼神突然灵动起来,却并没有趁胜追击把自己几乎全部脱出的巨大撞回越前体内,只是叹了口气,说:“越前,龙崎要来了呢。”      越前从自省中回过神来,先是被突然恢复的不二吓了一跳,后知后觉的反应到此刻是在不二的神国,然后才注意到不二似乎说了什么。       “什么?”       “我今天来的时候见过龙崎了,长得倒不错,龙马真有福气。”不二的声音依旧柔柔和和的,完全听不出一丝生气的意思。        越前沉默下来。他并没有告诉不二这件事,因为完全不知道怎么开口,就算他自己不遗余力的反对了多少次,这门婚事也是势在必行。他是神界唯一的纯血神嗣,掌握遗失已久的时间和空间之能,留下后代是不可逃避的责任。只是他一直在拖,想拖到龙崎自己放弃,想拖到不二能理解自己,想拖到找到不离开的办法。       他虽是一直逃避不二的感情,却也知道——自己的一颗心早已落在他身上,轻易移不开。       不二今天的异常,想必也是有了放自己离开的决断吧,喜欢一个人,是会真心为他考虑的。可是这种考虑,越前并不需要。他心头蓦然涌上怒火,冷笑起来:“想我走就直说,我才不会缠着你!”         不二楞了一下,一把抓住翻身就要爬起的小少年,越前气哼哼的甩开他的手,不二却猛地用力,将他拉进自己的怀里,死死抱住。         “我舍不得,我怎么舍得呢,龙马,龙马,”不二的下巴抵在他头顶,声音闷闷的,“可是,龙马怎么想,我完全不知道,我……”           越前挑眉,语气却轻松起来,“之前不是信誓旦旦的说我很快就会喜欢上你的吗,现在又没信心了?原来你的魅力也很不靠谱嘛。”           他挣开不二的怀抱,抬手抱住他。“来吧。”          “啊?”不二有些懵。          越前将脸埋在他的肩窝里,他此刻双腿张开跪坐在不二身上,根本不用动就知道不二的欲望依旧蓄势待发,不好意思再开口,于是他动了动身子,自己的欲望瞬间擦过不二的巨大,那滚烫的热度让他颤栗。他咬咬牙,又努力磨蹭了几下。          不二立刻接受了邀请,将越前的身子抬高了些,双手分开越前的臀瓣,缓慢的将自己的欲望填塞进去,越前嘤咛了一声,咬住了不二的唇。不二从善如流的和他纠缠起来,身体也开始有规律的律动。    也不知道究竟做了几次,直到心中那不安的感觉终于退去,不二才松开已经软的不行的越前。刚刚结束的那次,他感觉到越前已经完全没有精力去回应他的调情了,连回应的力度也小了不少,似乎快到极限了。      但是他心中那不满足的感觉越发强烈,几乎让他把持不住。越前的身体和他那么契合,好像天生就应该在一起,一时一刻也不想离开。然而越前的身体比这更重要,他最后细细的看了越前一眼,决定今天就到此为止了。          却见越前秀发凌乱,汗湿之后黏在脸侧,更衬得皮肤白皙透明,一双秀唇润泽莹红不自觉得微微张开,眼睛微眯,眼睫处的细小水珠盈盈欲坠,整个人自然露出一股任人采颉的媚态。不二呼吸一窒,只觉得一股热血涌上心头,下身那活儿立马活过来大了一圈。
       越前闷哼一声,有点责备恼恨的望过来,张了张嘴,最后却什么也没说。        这完全是默认了。        不二心疼的把他脸上汗湿的发缕顺到耳侧,弯腰抱紧了他的身子。“龙马,龙马……”
却一句甜话都说不出来。越前笑了笑,只是看着他。
         不二毫无动静,越前情知他是心疼自己强压欲望,叹了口气挺身向上一撞,情欲过后的身体敏感之极,越前登时浑身一颤软成一团。      不二的巨大更深的滑进体内,他深吸了口气,难以置信的看他。“龙马,你……”       越前笑,“废话什么,不想要了?”顿了顿又说,“不用担心我,我撑得住。”说完忍不住红了耳根。           不二却并没有动,而是弯下腰将额头抵着他的额,声音轻柔的像风中浮动的羽毛,扫的人心中微痒, “龙马,龙马,我喜欢你,我喜欢你,”不二叹息着低头磨蹭他的发,“已经离不开了,再也不想离开了。”           “笨蛋,”眼神有些涣散茫然的少年抓紧了他的肩膀,喘息着望进他近在咫尺的眼,“你还差得远。”在不二强迫似的持续逼视下,懊恼的叹了一声,慢慢的弱了嗓音,嗫嚅道:“我……我也……一样。”            注意到不二露出笑容,越前尴尬无比,迅速把头埋进他颈窝,一双耳朵从耳根开始迅速红起。            “我们来要个孩子吧。”            “哈?”

            “孩子生出来要叫什么名字呢?”不二苦恼的皱眉。            “等等……我们都是男人!”            “我知道啊,”不二看了他一眼,完全是一副你在怀疑我智商的意思,越前叹了口气,决定听下去。他有感觉,接下来的话会改变他的一生。             "我找到了生命之树的种子,如今已经培养出幼苗,等它成熟,用我们的血液和神力不断浇灌就可以孕育出一个新的生命,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新生命,我们爱情的结晶。"             “我和你才没有爱情,”越前嘀咕了一句,恼火的提高了音量,“还做不做了,不做就让我起来!”
            混蛋!居然早就想好了对策,还来他这里装可怜!该死!腰好软,今天真要爬不起来了。                       暮晚的光线柔和的打在伞冠硕大的榕树上,星星点点的光斑落了一地,说不出的梦幻。一脸满足的天神倚坐在树荫下,微微笑着看着怀里酣然甜睡的少年。               墨绿的发柔软的散在天神的臂弯里,眉眼柔和的少年头偏向一侧,唇边一缕淡笑恬静安然,右手牢牢的抓住不二的左手。             抛去已经被压麻了的左臂和左腿不谈,这可真是个美好的下午,不二周助摇摇头想,倾身低头在少年的额上落下一个吻。              下次,也到我的神国来做客吧,龙马。           


评论(5)
热度(2)
© 满脑子只想开车却找不到知己的森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