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脑子只想开车却找不到知己的森酱

攻粉亲妈,坚持1V1,坚决不逆;
2017新的梦想是可以全年龄的开车;
懒;
请大胆评论放心勾搭→_→不是拆逆我们都好说;
避雷针:作者所有文章都脑洞清奇三观破裂,所以,你看就看,别挂我;

【不二冢】《批评弟控的弟弟所引出的血案》

         总觉得开头有点怪怪的,但是隔了几个月都没了当初的心境了,无从补起,随便起个名字扔上了吧,LOF几乎都是用来看同人的,这次自己也扔几篇吧,不然怪空的……

        唉,最近总是检查压力略大,好不容易睡个午觉脑子里都在一遍一遍的过排骨_—_仔细想想,我这一压力大就喜欢找肉缓解压力的习惯也有点恁BT了TUT脑子里一边过着凄清的《小石潭记》,一边想着不二和手冢迹部幸村的风流韵事,迷迷糊糊想到最后才惊觉这简直是为排骨而排骨……不二越写了几篇,这次终于把这孩子给放过了真心点蜡~


        青门人才遍地跑, 不二却是难得五行平衡齐头并进的类型,道途天生便较他人宽广长远。
        手冢资质属冰系,体性寒凉,最怕暑热。不二看起来淡淡的,身上却极暖,软软的从背后贴上来让手冢起了一身鸡皮。

       他奋力挣开不二,却遭到对方绵软强硬的压制,并低头在他脖颈处蹭了两下,双手同时不安分的滑进手冢胸前的衣服,手冢的脸“砰”的一下爆红。他痛苦的想:爹娘,孩儿不孝,孩儿已经不纯洁了,求老天保住孩儿的贞洁吧。

      幸好不二目前似乎没有这个念头,只是他身体的温度更高了些,隐隐有火灵力在肌肤外层不断流动,烤的手冢心里叫苦不迭。这样再不知道自己一定是哪方面得罪不二了,手冢就枉费了他那沉稳机智的未来掌教脑袋,毕竟想很严重的得罪不二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无奈不二的攻势如蛛丝绵长坚韧,手冢觉得自己好像就是那蛛网中的飞蛾,脑袋被热气蒸得混沌,挣不开又不好叫人,否则指不定让人编派了什么话儿去呢,只得任不二胡为——手脚并用八爪鱼一般抱着他入睡,一夜不得动弹。

      也并不是没有考虑过别的办法——比如以权压人,但是不二完全不吃这套。

      炎炎暑日,终于找着个适手抱枕的不二如何会松手,他一边感慨手冢的肌肤沁凉爽滑,一边很无耻的提醒手冢:“手冢的住所离其他人的很近呢。”

      威胁!绝对的威胁!

      偏生声音还绵软柔和的不像话,如劝慰孩子一般,手冢几乎咬碎银牙。于是他后知后觉的考虑了一下原因。

     呦,今天下午似乎批评了某个孩子,而且把他惩罚哭了。记得是褐色的头发,脸上有道疤,眉眼……等等眉眼跟不二似乎有点像.就不二性格而言,这么整我一定是触及到了他的贴身利益,他最在乎的是……

     完了,难道说那就是不二数次轮回转世只为了和他还做兄弟的人!伟大的弟控的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弟弟?!!!!

      手冢心里瀑布泪,果然不作死就不会死啊,我以后再也不会惩罚他了.我要无视他!等等这好像也不行会伤害那孩子幼小的心灵,那么……

      谁来心疼一下我未老先衰的心灵啊喂!它都快被烤糊了!此乃手冢一夜徘徊脑子中的一句话。

      翌日清晨,晨练钟声一响,手冢顶着双前所未有的硕大黑眼圈,直接冲出房间把青山崖下宽达千尺的湖泊生生冻成了玄冰,殃及鱼兽无数。

      他的玄冰诀由此进入第六重,正式进入金丹,也算是因祸得福。

      这一年手冢14岁,从此拜别师傅,开始了数十年如一日的云游生涯,每次回山都要跟大石飞剑传书——反复确定不二不在山上。

       不二表示很恼火,看得出来才怪。

 


评论
© 满脑子只想开车却找不到知己的森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