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脑子只想开车却找不到知己的森酱

攻粉亲妈,坚持1V1,坚决不逆;
2017新的梦想是可以全年龄的开车;
懒;
请大胆评论放心勾搭→_→不是拆逆我们都好说;
避雷针:作者所有文章都脑洞清奇三观破裂,所以,你看就看,别挂我;

【不二迹】《鸿蒙片段》

      《鸿蒙》大概弃坑的可能性居多233333没办法就把喜欢的段子贴上来一点吧,反正迹部这点东西也完全可以分出来看_-_不知道为什么看网王这些年我对迹部都没什么感觉,为什么看完同人反而萌上了,不能理解啊~~~这就感觉像我不玩剑三,却被莫毛萌了一样,同人是个好东西,洗脑利器

Ps:今天手贱去补《侠岚》,结果被狠狠地虐了,画风不如《不良人》,但是喜欢的红蓝俩娃还是能看的,对一个颜控来说还可以忍,但是你分分钟拆我CP就太……千钧完全渣了,(难道真的不是心爱的人开始抢身边妹子所以沉默中BT了吗!总是看出这俩不在搞基而在抢妹子的违和感,我的小心肝……躺~)我看着就在想钧迟文里是不是一堆千钧把辗迟先上后卖,然后一脸心痛我是为了大义为了人世间的和平的表情站在辗迟坟前回忆杀……想想就觉得虐出宇宙了好吗!受可以渣,攻都渣了我要怎么活!!!QAQ少谷主果然还是你比较安慰人,虽然你是个病人,但是你还是个有良心的病人~晚上补完莫毛文,第二天上班我对着病人各种的刁难都可以如滤清风了你造吗!不说了各种辛酸泪~



      迹部第一次遇见不二,对方不过元婴初期的修为,瘦瘦弱弱的,看起来战斗力极低的样子。

      他得意的和不二比试肉身,嚣张嘲笑:“就你这瘦弱的身体,小心一会儿筋骨尽碎啊不二!”不二但笑不语,虽始终处于下风却不露颓色。迹部正在奇怪,突然意识到两人僵持已久忍不住暗暗称奇。
      不二忽而莞尔一笑,抓住他的手腕。“裕太回来了,我就不和你玩了。”迹部向下一瞅,果然看见个褐发少年站在下面,仰头看他们的眼神满是仰慕和战意。
      你果然如传言一般是个弟控来着,迹部腹诽,我算是看错你了,等等刚才那句话啥意思?!
      但见不二手腕泛起一阵金光来,迹部悚然而惊:“大乘金身!你居然成了!”不二笑笑,已经轻巧脱身直奔弟弟而去。留下迹部捂着手腕脸色铁青。       万年之前,迹部还是一条小龙,出生年龄加一起也不过比不二大了一岁。时值他的青龙兄长忍足出海寻找转世恋人向日岳人,他便也偷偷跟出来玩耍,然后不经意之间抢了不二的碟中餐。
      这也不能怪他,他饿了肚子不二又温温和和存在感非常薄弱,以至于他只看到了一盘香气扑鼻的酱汁板栗牛腩。
      但是不管怎么说,不二都不是被人抢了东西还无动于衷的类型,但见他笑眯眯的递过一杯清茶,温声慢语道:“吃慢些,别噎着了。”      迹部心存感激又不露声色的接过,一边想这家伙还算识趣长的也符合本大爷的美学不如收了当小弟,一边优雅的一饮而尽。
      三秒之后,他已经面色青黄躺在地上不醒人事。
       旁边小二被唬得一愣一愣的,正欲叫人,却见不二抬起头来一笑,如春花秋月柔意逼人。
      小二登时大脑一阵空白,只听那人倾身道:“我朋友喝醉了,我这就带他走,他这人颇爱面子,想必你是不会告诉他人的对吧。”
       小二点头如捣蒜。
      于是不二轻轻松松的把迹部捞起来带到观月的宜人楼换了大把票子飘然而去。
      待到送走不二,观月哼唧两声卷着他那头海藻似的卷发,拿了本书坐在床边等那倒霉蛋醒来。。
     这真是迹部做过最不华丽的事了,他坐起来之后居然和观月大眼对小眼了半天。

      观月低头翻了一页书,“我知你不是普通人,但是要走先把我帐还清了,不然不会把解药给你的。”

      迹部道:“多少钱?”

       “不多不少,三百块极品仙石。”

        迹部不缺钱,准确说但凡是个迹部家的人估计都穷得只剩下钱了,但是现在例外。如果迹部带了钱,他就不会饿到只注意食物,如果不是饿到只注意食物就不会把主意打到路边凡人的小酒楼,也就不会抢了不二等了一个时辰的醉玉楼老板娘的招牌菜,也就……不会出现在这里。

         换句话说,即使他饿了要去酒楼,但是没有闻到当时扑出窗外的香气,没有进入那一间酒楼,没有遇到不二这样玩修真的变态,但凭他那一张华丽的脸也能混上一顿好饭,是否会被下药暂且不提。

      这环环相扣的情节简直就是个奇迹,缺了任何一环迹部和不二都不会产生交集,果然缘分是个奇妙的东西,别管是不是孽缘。事到如今,木已成舟,梁子已结下,估计已不能善了。

       迹部势必要找不二拼命,但是他先得出的了这宜人楼。宜人楼是观月的地盘,万年前不二裕太意外陨落观月就离开了山门云游四海,一年前才在最繁华的京城开了个顶着青楼皮干着修真事的店面。还真别说,观月酷爱大红牡丹的衣衫,穿起来倒真有几分老鸨(公)的味道。

       迹部也不是硬来的人,他和不二不同,他吃饱了还是讲理的,于是他虽然内心窘迫的掏不出一个子儿,但还是咬着牙拔了几片龙鳞给观月。
      


评论
© 满脑子只想开车却找不到知己的森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