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脑子只想开车却找不到知己的森酱

攻粉亲妈,坚持1V1,坚决不逆;
2017新的梦想是可以全年龄的开车;
懒;
请大胆评论放心勾搭→_→不是拆逆我们都好说;
避雷针:作者所有文章都脑洞清奇三观破裂,所以,你看就看,别挂我;

【莫毛】无题

杀因:

收到了照衣太太美美的贺图!!!忍不住就写了个俩人刚换新衣服的时候的小片段XDDDDDDD时间上私心设定是莫雨哥哥23岁毛毛18岁0v0




小短文看看开心就好XD【PS:照衣太太的贺图太美啦!!(二胡卵子.gif






————————————————————————


春去春又来,掐指算算时日,莫雨在恶人谷竟也已经待了八个年头了。


 


这八年来,恶人谷里上上下下眼看着这个曾经阴沉沉灰扑扑的样子怎么看都不起眼的少年一步一步长成了广大侠女梦中情人的模样,心里感慨之余不免也有些惊讶,原来恶人谷的山水配上王遗风的笛声竟能生出如此奇效,硬是造出这么个蛊惑人心的移动杀器来,看来否极泰来也负负得正还真不是乱说的。


眼看莫雨头发越来越长,黑发迎风飘扬的样子颇有自己的风范,王遗风渐渐地就觉得他那身半穿不穿的衣服有些不合适了。


 


今日攻防刚结束,他就把人叫来,打算语重心长地教育一番,虽然中心思想也就是想让人换身衣服。


“今日辛苦了。”


“还好。”莫雨的声音懒懒的,整个人也是无精打采的样子,显然是没有领会到王遗风的会议精神。


“往后也要继续辛苦你了。”


“嗯,”莫雨微微抬起眼睛,有点怀疑地盯着对方看了一会儿,“谷主,你到底想跟我说什么?”


“你倒是很敏锐。”


“……一般。”


“今次找你来,是想告诉你,你头发这么长了也该换身衣服了。”


“…………谷主你头发这么长我也没见你换过衣服。”


王遗风叹了口气,从袖子里抽出根笛子来。


“攻防结束想必你身心疲惫,不如让我为你吹奏一曲——”


“……………………谷主想让我换什么衣服。”


这才对嘛。


王遗风满意地放下笛子,将莫雨打量一番,盯着他露出来的半边肩膀看了一阵子,手指弯起来敲了敲桌面。


“你时不时要去昆仑,应当穿暖和点儿。”


这话说得好生慈祥,听得刚松了一口气正在喝茶的莫雨一口水呛到嗓子里,咳了老半天才缓过来。他想他最近既没头痛也没发疯,还任劳任怨站岗打攻防,不知王遗风这是哪门子看他不顺眼,今天竟这般变着法子整他。


大约是看出了他的疑惑,王遗风也没说话,只是摆摆手表示自己刚才纯属顺口一说,完全无须在意。莫雨仍旧是满脸疑惑,也不知心里在想什么。


估摸着这对话由于二人从思想根源上就产生错位的原因大约是进行不下去了,恶人谷谷主略微思忖一番,便自己拿起笛子转身慢慢踱出了门,而屋里的恶人谷少谷主在看到他的举动之后则立刻起身走出屋子一个大轻功飞得无影无踪了。


啧,至于吗?


 


隔天,莫雨收到了从王遗风那儿送来的大包裹,包裹上留的字条上说是给他的新衣服。


 


 


思考了一下不换衣服去面见谷主导致耳朵被吹聋的可能性,莫雨还是很识时务地换上了那身穿起来颇有些麻烦的衣服。


当他打开房门跨出去的时候,恍惚间觉得好像踏进了什么新大门。


往日里隐隐约约能感觉到的暗搓搓地注视着他的眼神在此时此刻简直毫不遮掩地从四面八方咻咻咻飞过来,他所到之处皆是呼吸一滞引起的抽气声和喘不过气造成的哈嘶哈嘶的声响。


跟在莫雨身后的莫蓉蓉摇摇头,暗自庆幸人眼珠到底不容易真的飞出来,不然这当口她家少爷身上怕是早就挂了一溜眼珠子了。


唉,不知谷主这是什么心思?最近遁入恶人谷的人变少了吗?


她偷偷抬起头看了看走在前面的莫雨飘扬的长发和随着长发一起摇曳的衣摆,心里想着过不了多久谷主大约又要担心加入恶人谷的人太多了吧。


 


 


又是几度攻防日。


 


向来被人告知“什么攻防没有攻防我们就是定期出去打猎喝茶的玄英你在盟里好生待着吃饭睡觉打木桩”的穆玄英,今次终于成功尾随大部队来到了攻防现场。


那家伙,那场面,锣鼓喧天红旗招展,大风车那个吱呀吱溜溜地转。 这等场面看得刚刚十八岁的少年那是相当热血沸腾。他很有些懊恼地蹲在一块大石头后面,心里万分不甘地扯着自己新衣服上的大毛领子,扯来扯去硬是给揪下来几撮毛。


为什么他就不能上攻防呢?莫说攻防了,谢渊连浩气盟的门都不常让他出,平日有个事要办的,稍微远点就会差一堆人跟着,知道的自然明白是他出门办事,不知道的还当是哪家小姐郊游来了。


穆玄英知道谢渊就是护着他,可他也是十八岁的人了,在盟里总是半点儿忙也帮不上的样子,到底还是有些委屈。


他又叹了口气,挨着石头坐下来,背还没靠上去,就感觉暗处一阵罡风袭来,他一个翻身闪过去,撑着地面稳住身形,一手拔出腰间佩剑,凝神注意着暗处的动静。


对方觉察他躲开,竟是直接欺身追上来,身影晃动间已是到了穆玄英身畔。穆玄英虽是缺乏经验,但武功却并不弱,当下反手横过剑身,隔挡住照着自己脑袋劈过来的一刀。他用力架住长剑,头微微偏过去想要看清楚来人,结果只一眼便是惊得几乎握不住剑。对方见了他也没好到哪儿去,一双狭长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手腕一收,猛地将刀收了回来。穆玄英也立即收了剑,手忙脚乱地把剑插回剑鞘,眼神仍是呆呆的。


 


这人怎么越长越好看了?


 


二人心里不约而同地都冒出这句话来,一时间却是谁也没真的开口说话。


 


就这么僵持了一会儿,莫雨有些好笑地收了刀,走过去摸了摸穆玄英的脑袋。


“傻毛毛,你一个人躲在这儿干什么呢。”


穆玄英回过神来,听莫雨这么问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是偷偷跟过来的啦,莫雨哥哥,你来这儿是做什——”他住了口,心下骂自己真是笨,莫雨这不是明摆着来打攻防的么,难不成还是千里迢迢跑来探望他。又一想他二人如今的身份立场,更是尴尬无比,整个人都不知所措起来。莫雨倒是无所谓,瞧着他的模样也只是觉得有趣,不由地又去捏了捏他的脸。


“我自然是来捣乱的。只是方才有些乏了,就寻了个地方休息一下,谁知遇见你傻乎乎地躲在那石头背后。”


刚一见面就被人傻来傻去说笑一番,穆玄英撇撇嘴,老大不乐意地揪起了莫雨衣服上的毛领子。


“莫雨哥哥,你怎么也穿得这么毛绒绒的?”


“我还想问你呢,南屏这般炎热,你穿这么多捂着做甚?”


“唉,谢叔叔他们说我身子骨不结实,怕我着凉了……我也不想穿这么多啦,雨哥你看我半边袖子都脱了呢——莫雨哥哥?!”


他被突如其来的拥抱吓了一跳,趴在莫雨胸口动也不敢动,半晌,听见耳畔传来那人温柔又哀愁的声音。


“这样也好,我也怕你着凉了。”


穆玄英不知怎么地就觉得鼻子酸酸的。他想告诉对方他现在身子好多了,没那么容易着凉了,他还想问对方昆仑那么冷他怎么不多穿点,可最后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抬起手来紧紧环住了对方的背。


莫雨的身子震了震,旋即抓着穆玄英的肩膀把他从怀里挖出来面对着自己。面前那张脸已然褪去了儿时童稚的模样,可仔细看过去却又好像什么也没改变。他从那双望着自己的澄澈眼睛里看见自己清晰的倒影,胸口像是有什么热流涌上来。


“毛毛。”他叹息一般地唤着对方,伸手盖住了那双眼睛。


“莫雨哥哥?”


“嘘,别说话,”他凑过去,在那微微张开的嘴唇上轻轻啄了一下,“我走了,我们,后会有期。”


穆玄英急得立刻伸长手去抓,却是抓了个空。他眨了眨眼睛,身边已经没有那人的踪迹了。


他朝山坡下看,那下头依旧是战得昏天黑地。莫雨是不是也在那千百人群之中?


 


后会定然有期,只是我该以何种身份去见你?


穆玄英想起方才那蜻蜓点水似的一吻,心里模模糊糊的也像是有了答案。


他也不知道前路如何,只是,只要那人还会笑着唤他的小名,他便也能笑着迎上去叫对方一声哥哥。


 


就只是这般简单而已。



评论(1)
热度(99)
  1. 末途万有引力之虹 转载了此文字
  2. zhangyuanjing1998万有引力之虹 转载了此文字
© 满脑子只想开车却找不到知己的森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