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脑子只想开车却找不到知己的森酱

攻粉亲妈,坚持1V1,坚决不逆;
2017新的梦想是可以全年龄的开车;
懒;
请大胆评论放心勾搭→_→不是拆逆我们都好说;
避雷针:作者所有文章都脑洞清奇三观破裂,所以,你看就看,别挂我;

昆仑夜未眠

杀因:

一写莫毛就只会傻白甜了啧啧………………然后试着写了对儿策藏XDDD我在JJC遇到的策藏总是欢乐又凶残,每次总是师父和对面的黄鸡对转风车,然后要么我把军爷拖下马来打他要么军爷骑着马来踩我【【






昆仑夜未眠


 


 


“你大半夜地把我拖到昆仑冰原就是为了放几个烟花?”


“这是真橙之心。”


“我知道,我爹每天放一个给我娘。我的意思是,我很冷,你很无聊。”


“不解风情。”


“风情有啥用,能当饭吃吗?”


“你能不能不把什么都当饭来吃。”


“别说得我好像个饭桶一样!”


“好好好,不是饭桶,是吃货。”


 


叶若云飞起一脚踹过去,结果正好踹到林秦的铠甲上,脚趾头痛得要死。


 


现在他两人都站在黑漆漆的昆仑冰原上,搓着手哈着气抖得跟俩大筛子一样。可林秦的橙子还没炸完,于是他们只好缩着手脚牙齿打颤地秀了个颇为狼狈的恩爱。


等到那烟花终于燃尽,叶若云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低头看看自己的手脚还没被冻掉,转头便去催着林秦赶紧掏出他的踏炎乌骓来。林秦也被冻得不行,哆哆嗦嗦地四下里看了一圈,然后傻眼了。


踏炎不见了。


叶若云催了半天见人没动静,再一看林秦一脸丧门星上家里来了的倒霉催模样,再往四周看看也没看见哪里有四条腿的生物,大概也算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阿秦你不要难过,不就是匹马么,赶明儿回去我送你辆驴车。”


“然后你要我驾着驴车断魂刺吗?”


“咳我错了那我送你两匹里飞沙?”


“不是的,不是这个问题,”林秦一脸沉痛地扳过叶若云的肩膀,“这不是一匹马,这是炎炎啊!”


 


这匹叫做炎炎的踏炎乌骓是林秦在烛龙殿辛辛苦苦混了好久好久才得到的,他还特意配了一套非常华贵的马具,草料也都喂的是最好的皇竹草,当然为此他也经常在苍山洱海打得鼻青脸肿的回家。总之这匹马是林秦的心血马,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若云是媳妇儿炎炎是闺女。如今闺女撒丫子跑了,叫他这个当爹的如何不难过!


 


“呃,炎炎不也是一匹马么?”


“什么叫一匹马啊!那我不也是个天策么!”


“你就是个天策啊。”叶若云睁大了迷茫的眼睛,搞不清楚林秦到底想说什么。


“我是天策,但是天策不是我啊!”


“我说阿秦你到底想说啥?我怎么每个字都听得明白但拼一块儿就完全不懂了?”


“唉,我打个比方吧,若云,假如你的……你的鸡小蒙不见了,我说我送你俩一杠你愿意吗?”


“愿意啊!哎我还真想抓只一杠呢阿秦你居然有俩不如现在就送我一只呗。”


 


根本无法沟通。


 


林秦非常伤心地捂住了自己的脸开始哀嚎,他这一嚎惹得冰原上的雪狼也开始嚎,倒把叶若云唬了一跳。


“从前你说你是东都之狼我还不信,这回我不怀疑你了,阿秦你可真是狼,你听听你同伴在回应你呢。”


往日里林秦听了这话免不了要哭笑不得地捏捏叶若云的脸再调笑一番,可现下他正沉溺在巨大的丧女之痛中无法自拔,不管叶若云说什么也听不进去,满脑子就剩了个炎炎。


叶若云左哄右哄也没用,无奈之下只好心一横,也不管这冰天雪地,将两边袖子一挽,豪情万丈地拍了拍林秦的肩膀。


“丢了怎么啦!丢了爷陪你找回来还不行么!别学你师妹捂脸哭了一点儿也不可爱!”


林秦登时就收了声抬起脸来,大晚上的也能瞧见他两个眼珠子都在放光。


“这可是你说的,那要陪我找到炎炎才算啊。”


“行行行,都依你,这要是找不着爷我还真就不回去了。”


 


话说得轻巧,可究竟要怎么找却是一丁点儿头绪也没有。本来就入了夜,昆仑冰原又不比寻常的雪地,踩上去连个印子都没有,这要找起来那还不得把整个儿冰原都给翻过来,只怕到时候炎炎没找到,他两个先变成冰雕了。


可话都已经说出来了,站在原地也不是个办法,林秦也只好打起精神,和叶若云随便挑了个方向,硬着头皮四处搜寻起来。


这一搜不打紧,让叶若云远远地搜出了个红名来。


 


他们两人都是浩气盟的得力干将,今日打完了攻防顺道就去昆仑逛了一圈,路上还解决了几个落单的恶人。现在夜深了,居然还在这广袤冰原上发现一个孤零零的红名,饶是他俩也不由地有些好奇。


 


“阿秦,你说我们要不要过去看看?”


“去,怎么不去,反正对方就一个人,还能翻天了不成。大晚上一个人在冰原溜达着实鬼祟,指不定炎炎就是这人顺走的呢!”


叶若云觉得这说法很有些道理,便也点点头,握了剑跟林秦一道慢慢地靠了过去。


 


天色深暗,星光也惨淡得很,两人只看得清那冰原上的人背对着他们站着,散开的长发和衣摆一起在寒风中上下翻飞着。


“是个万花?”


“我看着也像,这人也真是,放着花海不去,跑到这儿来伤春悲秋的。”


林秦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又往前走了几步。


 


然后他们终于看清,在暗淡的星光照耀下的那人墨色的长发和胜雪的长衫。


 


“阿秦,万花有这身衣——”


叶若云话没说完的话全卡在了嗓子眼儿里,因为说话间那人转了过来,眉眼英俊得叫人不敢正视。不过叶若云说不完话倒不是由于那张脸有多英俊,而是因为,那张脸的主人,叫莫雨。


 


 


巡山遇到了落单的敌人,可是对方的血条长得可以绕自己三十圈。


 


“…………你说我们现在跑还来得及吗?”


“阿秦别犯傻了他正在注视着我们。”


 


林秦看着转过身来的莫雨朝着他们一步一步慢慢地走过来,只觉得今天简直背到了极点。恶人谷少谷主会怎么对待他们这两个小浩气,那真是想想都叫人落泪。眼下逃跑是来不及了,要硬抗,开什么玩笑,莫雨随便抬手做做伸展运动就能把他俩拍回老家好么。他脑子转得飞快,一旁的叶若云也没闲着,只不过他在拼命搜刮脑袋里存着的从前听来的各种坊间传闻和浩气一些姑娘们的八卦,虽然没想起多少,但心下也有了个计较,只是这法子实在有些大胆,饶是他这般说走咱就走的人也犹豫了那么一下,不过转念一想反正都是死不如拼一把。


于是叶若云在莫雨走到他们面前之前瞪圆了眼睛大声喊了一句——


 


“少……少盟主托我给您带个信儿——”


 


对面的莫雨明显愣了一下,继而挑了挑眉,抄着手立在了原地。


 


“说。”


 


说,说啥呀?!叶若云连忙转头去看林秦,可林秦已经惊呆了,现在正半张着嘴傻傻地看着他。叶若云顿时急出一身冷汗来,他虽是武林天骄,可是和穆玄英也不怎么熟,刚刚不过是病急乱投医,谁知莫雨居然真的停了下来,他原指望着林秦能帮衬着糊弄几句,这下倒好,这小子完全是一副我伙呆的样子,半点儿忙也帮不上。


 


叶若云没办法,只得又转过头来干笑着望着莫雨。


“呃……他……他说……”


想想那些传闻!想想那些八卦!想想那些话本!你可以的叶若云!


“他说……他说他特想你!”


莫雨微微弯起嘴角,露出了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来。


“哦。”


 


这……这是什么意思?


这时候林秦总算是领会到了作战精神,见叶若云陷入僵局,赶忙也加入了编瞎话的行列。


“他还说,昆仑天冷得很,叫你多穿点,别着凉了!”


 


莫雨依旧维持着那副似笑非笑的表情站在原地,也不说话,只是将两个人轮流打量了一番。他们离得很近,林秦觉得自己几乎能看见对方深潭一般的眼睛里刺骨的寒意。就在他俩绝望地以为自己说错了话,对面的莫雨已经进入读条状态的时候,远远地响起了一个熟悉又亲切的声音。


 


“莫雨哥哥!我找到雪莲啦!而且还——咦什么情况?”


 


从远处跑过来的穆玄英左手举着雪莲右手牵着一匹踏炎乌骓,一脸迷惑地看着眼前很有些诡异的画面。


 


“炎炎!!!”


林秦一眼望见穆玄英牵着的踏炎乌骓,顿时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就扑了过去,抱着马儿的脖子就嚎起来,左一个炎炎右一个闺女,情之深意之切,简直感天动地。


 


“这……这是怎么回事啊?”


 


“少盟主!”叶若云觉得此时此刻出现在这里的穆玄英真是神仙下凡尘,救人于水火,胜造很多很多级浮屠,“我们原是来这儿走走的,谁知把马搞丢了,一路寻过来,不想碰上了……碰上了莫少谷主……”


 


“原来是这样,昆仑天寒,冰峰多险峻,冰原上还有雪狼出没,如今夜深,二位还是快些回去的好。”


“是是是少盟主说得对。”叶若云一边鸡啄米似的只管点头一边狠狠地白了林秦一眼。


就你非主流!大半夜跑到昆仑炸橙子!


闺女失而复得之后仿佛重获新生的林秦自然毫不在意这原本就没几分不满的白眼,全当是媳妇儿闹别扭,喜滋滋地照单全收了。


 


“那么,少盟主,我们就先告辞了。”


“嗯,快回去吧。”


“今次谢谢少盟主了,也谢……谢莫少谷主不杀之恩……”


莫雨挥了挥手算是回应。林秦将叶若云拉上马,二人在马上又抱拳行了礼,林秦一夹马腹,踏炎乌骓便在皑皑冰原上飞速地奔跑起来。


 


“若云啊,我下次去你们山庄给你炸橙子!”


“我不要橙子!”


“哎?那你要什么?”


“还没想好!”


“啊?那我——”


 


他们的声音逐终于完全被阵阵寒风的嘶鸣掩盖,那骑着马儿的身影也逐渐被浓重的夜色吞没了。穆玄英远远地望着他们,直到再也看不见人,才慢慢转回了头。


 


“毛毛,”此时的莫雨脸上已不再是似笑非笑,而是带着非常明显的、淡淡的笑容,“刚才那两人说,你托他们给我带信。”


“哦?我都说什么了呀?”


“你说,你很想我。”


“唔,我的确是很想莫雨哥哥,这说得到挺准。”


“你还说,昆仑天冷,叫我多穿点衣服别着凉。”


“这个也不错啊!你看,连旁人也觉得莫雨哥哥你穿太少了呢。”


“那你给我暖暖。”


 


穆玄英于是也笑起来,一边笑一边走过去,将莫雨扑了个满怀。


 


 



评论
热度(149)
  1. 末途万有引力之虹 转载了此文字
© 满脑子只想开车却找不到知己的森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