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脑子只想开车却找不到知己的森酱

攻粉亲妈,坚持1V1,坚决不逆;
2017新的梦想是可以全年龄的开车;
懒;
请大胆评论放心勾搭→_→不是拆逆我们都好说;
避雷针:作者所有文章都脑洞清奇三观破裂,所以,你看就看,别挂我;

【明藏】不言不语,不明不白(4)

杀因:

修正了之前发在36的时候的一个BUG,顺便更新了一点…………








回到客栈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满天星斗一闪一闪的倒也十分好看。陆瀛洲安顿好自己的马儿,悄悄又潜回了客栈里面。他躲在阴影里四下打望一番,很快就发现了叶行阳。那人自个儿坐在角落里的位置上怡然自得地品着酒,喝着喝着还不忘和老板娘调笑几句,风流潇洒的模样很是到位。


陆瀛洲看着他一杯一杯地喝着,心里想着那酒里八成已经让那帮马贼给下了什么歪门邪道的药,这人倒好,咕嘟咕嘟全给喝下去了,也不知道那药是什么效果?


他胡乱想着,眼角余光忽地瞟见有人走进来,直直地朝着看起来喝晕了的叶行阳过去了。那人的装束看起来和那帮马贼没大多区别,想来就是那老大说的先锋了。陆瀛洲微微皱起眉头,隐去身形,慢慢地也向着叶行阳那边靠了过去。


那马贼眼见的快要碰到叶行阳,忽地被什么东西一下子扎中了手臂,顿时一股小血柱喷泉似的飞出来,他不由惨叫起来,一抬眼发现叶行阳叫虚空里的什么东西给拽住,迅速地翻出了窗口。


被突然拉着翻到了窗外的叶行阳先是一愣,继而非常高兴地冲着房顶的方向大声叫嚷起来。


“阿临!阿临你看!瀛洲他又回来了!”


还隐着身的陆瀛洲一惊,回头一看已经有几个马贼冲出了客栈,举着刀就往叶行阳这边来,他胡乱丢了个银月斩过去,趁着乱拎起叶行阳的领子飞上了房顶。谁知房顶上听见叶行阳声音的唐矜临正探出身子往外看,这下两人咚地一声撞在一处,陆瀛洲脚步虚晃几下,险些摔下去。


陆瀛洲穿着秦风套,脑袋上戴着个精美的额饰,这额饰恰好撞在唐矜临脑门儿上,硬生生印出个一样的花纹来。额头光光毫无武装的唐矜临疼得捂着脑门儿蹲下去,倒将两人唬了一跳。


“阿临?阿临你还好吗?!”


“我好得很……”唐矜临咬牙切齿地应了一声,爬起来冲着两人的背后就是一顿暴雨梨花针,把跟在他们身后也上了房顶的两个马贼全给打了下去“你俩还趴那儿干嘛啊!叶行阳你的剑呢?!”


“呃事出紧急我还没来得及拿呢……瀛洲动作真快啊哈哈!”


“你下次连你自个儿也别拿了吧!你呢?没把刀跑丢了吧?”


“…………”陆瀛洲挥了挥握在手里的弯刀。


“那正好,这边剩下的十二个我包了,东南面那九个你去解决了,快动起来!麻利儿的!”


“阿临那我呢?”


“你闭嘴!”


 


突然杀进来的马贼把个小小的客栈搞得鸡飞狗跳,舞女们花容失色地四处奔逃着,喝酒的客人也都躲回了自己的房间,另一些年少的江湖侠客倒是来了兴致,各自挥舞着武器在黑夜里冲杀起来,指望着能攒些经验和阅历来。


不知怎地异常生气的唐矜临黑着一张脸跳下房顶,追命箭噌噌噌地发射出去,三两下扫死了一片,被打发去干苦力的陆瀛洲忍着肩疼,任劳任怨地也干掉了分给自己的任务,大轻功甩回房顶上,唐矜临还没回来,他看了一圈,好家伙,叶行阳不见了。


“叶行阳!”他微微提高音量叫了一声,当然并没有收到回音。


他去哪儿了啊?轻剑没带重剑没带,万一还有敌人,他是打算用虹气长空解决么?!


这时候唐矜临也回来了,他二人在夜色里默默地对视了一阵子,忽然就产生一种同仇敌忾的感觉来。


“等抓到他老子要暴打他一顿然后把他打包寄回藏剑山庄去。”


陆瀛洲点了点头表示他很赞成这个计划,不过——


叶行阳在哪儿呢?


“这帮马贼拢共二十四个人,刚刚有一个在客栈里被你扎了一刀,剩下二十三个我杀了十四个你杀了九个……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啊,这死小子跑哪儿去了啊?!”


嗯这个唐矜临虽然阳光开朗不过脑子还是挺灵光的——等等…………


“你知道?”


“啊?知道什么?”


“马贼要袭击他,你知道。”


“我当然知道了,他也知道,我们从血衣魔鬼城里回来的时候就发现了,就等着他们来呢,谁知这家伙让你一拽就把我跟他约好的计划都忘到九霄云外去了,个重色轻友的混蛋。”


陆瀛洲没注意到那个怎么听怎么别扭的“重色轻友”,他只听完前面的话就觉得够了。


脑子里盘旋不去的“万一呢”和“没必要”此时都散了去,然后一个大大的“傻”字横空飞出来,重重地砸在他的脑门心上,像个新称号一般久久挥之不去。


这简直是人生污点。他怎么这么傻,居然会担心这些个待机对话都没有的马贼能把那个一看就是奇男子的叶行阳怎么样。


一个藏剑的奇男子,再加上一个唐门的异端,他这个普通的双修小明教有什么可担心的?他心里想得越发悲愤,却不知这正是被他当成异端的唐矜临曾经的心路历程。


 


“我把我的剑都拿来啦!”叶行阳的声音从背后响起来,唐矜临很是不满地走过去训他,而陆瀛洲还站在原地,整个人被那个巨大的“傻”字打击得半天回不过神来。


他是个影月旗下的优秀的杀手,师门上下也都说他心思冷静手段了得,人头一削一个准。以削人头为己任的他也自知自己不是什么好人,更没干过什么好事,如今好不容易干了件好事,结果却是多管闲事。


好伤心哟。


“瀛洲,你怎么看起来如此悲伤?”挨了骂却跟没人事一样的叶行阳蹭到他身边,十分稀奇地看着他。


他摇摇头,转身就想跳下房顶消失在夜色里,冷不防被叶行阳一把拽住了胳膊,牵动着肩上的伤口生疼生疼的。


“你该不会又要走了吧?这夜里比白日更不安全,你又有伤在身,不要如此着急啊。”他说的诚恳,连带着那双朦朦胧胧的眼睛也迸发出十分真诚的光彩来。


“既然都回来了,那就养好了伤,同我们一道走吧。况今日瀛洲你为了我居然返回来倾力相助,我必须要大大感谢一番才行啊。”


这话原是带了十二万分的感激和好意,可听在傻字压顶的陆瀛洲耳朵里却又是另一番光景了——


风风火火地赶回来管闲事,孩子你怎地这么缺心眼儿呢?


 


于是乎陆瀛洲又回到了龙门客栈。


房间还是那个房间,他叶大爷也还是他叶大爷。


他想起他那会儿打算要走的时候,一心以为这件事情算是过去了,自己的人生又将翻开新的一章,哪晓得一着不慎在这一章上卡成狗,直到此时此刻还没翻过去。


“瀛洲啊你就安心养好伤和我们一道走吧,反正我这里伤药多得是,不够我还可以找这儿的商人买。等你伤好了,我请你去长安,你想吃什么想要什么尽管开口便是。”叶行阳一边说着一边自顾自地在他房里的桌边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


你这该死的有钱人。


“……不劳你破费。”


“这怎么叫破费!瀛洲你不计前嫌飞奔赶回来救我,我回报你也是应该的啊。”


你不要再强调我赶回来救你这件事了好么?


“……举手之劳,无需如此——”


叶行阳听了也不说话,只把个脑袋要得跟拨浪鼓似的,还将手臂交叉着举到陆瀛洲跟前,摆明了不接受反对意见。


瞪着面前的人形大叉叉看了一会儿,陆瀛洲终于还是败下阵来。他也不是没遇见过死缠烂打的人,可是像叶行阳这般叫人无从拒绝的可真是稀有。他想唐矜临那一发追命箭大约不是伤了他的肩膀,而是直接插他脑袋上,把他脑子都戳傻了,不然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干蠢事。


得到了陆瀛洲的同意,叶行阳心情自然好得不得了,刚想着叫上唐矜临他三人一同去星空之下畅饮一番,却见店小二一溜小跑进来。


“叶公子?”


“怎么啦?”


“叶公子,您那位唐门的朋友托我给您带个信儿,说是突然有任务,先回长安了,他办完事便在长安城里等着您。”


“啊?阿临走了?”


“刚走一会儿呢。”


“怎么这么着急,也不上来跟我说一声……罢了罢了,我知道了,你去忙吧。”


小二打了个稽首就退出去了。叶行阳见他将房门关上,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了几转,满脸堆笑地转过身望向了陆瀛洲。


“我叫人备了这里最好的葡萄酒,本来是想我们三个一块儿喝的,谁知阿临他没口福,现在只好我两个平分了,不知瀛洲肯不肯赏光?”


他能不肯么?


此时早已入夜,黑漆漆的天幕上缀满了繁星。叶行阳和陆瀛洲在客栈空荡荡的院子里对坐着,点一盏灯,慢慢地喝着酒。


酒是美酒,夜色也美得很,但是陆瀛洲却觉得这氛围尴尬无比。他本来就是少言寡语的人,对着亲近的同门也没几句话说,更不要说对面坐着的是害他的人生篇章卡成狗的罪魁祸首了。他僵硬地端着酒杯一口一口喝着,不经意一抬眼才发现叶行阳早已是喝得脸上飞起一片红霞,连带着一双本就朦朦胧胧的眼睛更是混沌不清起来。


如果唐矜临在场,看到叶行阳这个样子,大概会叫上陆瀛洲一起立刻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大轻功一甩消失在荒漠里,但是他不在,自然也就没人告诉陆瀛洲,喝醉了的叶行阳是个怎样狂放不羁的存在。


他看着对面人的脸越来越红,就连眼角都带上了一丝绯色,正犹豫着要不要劝他不要再喝,冷不防叶行阳一下子隔着桌子扑过来,手臂环成个圈儿套在他脖子上,嘿嘿地笑起来。


炸毛的猫是什么样子?大概就是陆瀛洲现在的样子。


他很小的时候就没有再和谁这么亲密地接触过了,如今被叶行阳搂着脖子,简直连四肢怎么摆都不知道了,手上更是一抖直接将夜光杯捏了个粉碎。


男女授受不亲……不不不他俩都是男的……君子动口不动手……好像也不对…………明尊啊现在该怎么办?!


“瀛洲……嘿嘿……”


挂在他脖子上的叶行阳笑嘻嘻地叫起他的名字来,他人扑在桌子上,脑袋正好抵着陆瀛洲的胸口,呼出的热气喷出来,搞得陆瀛洲背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你……你长得真……真俊……就……就跟我爹……我爹送我那……那波斯猫似的……”


“你喝醉了……”


“我……我跟你说啊……我……我那只猫啊……它……它冷淡得很!你……你也……也冷淡得很!”


叶行阳说这话时,脑袋仍旧埋在陆瀛洲的胸口。陆瀛洲看不见的他的脸,听他这番絮絮叨叨,忽地就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头顶。


“我们……回去吧?”


叶行阳胡乱地点了点头便没了动静,陆瀛洲微微松了口气,正想把人从自己脖子上扒拉下来,却见叶行阳猛地又直起了身子,两手撑在桌子上,脸上露出了醉酒之人特有的傻兮兮的笑容。


“瀛……瀛洲!你长得……长得真俊!比……比我好看……好看多了!”


叶行阳越说越开心,然后他就举起了手。


 


毫无防备地突然被人狠狠抡了一拳的陆瀛洲在很久之后才知道,陪叶行阳喝酒,是一个至少三人才可以完成的精英任务。


 



评论
热度(32)
  1. 满脑子只想开车却找不到知己的森酱万有引力之虹 转载了此文字
© 满脑子只想开车却找不到知己的森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