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脑子只想开车却找不到知己的森酱

攻粉亲妈,坚持1V1,坚决不逆;
2017新的梦想是可以全年龄的开车;
懒;
请大胆评论放心勾搭→_→不是拆逆我们都好说;
避雷针:作者所有文章都脑洞清奇三观破裂,所以,你看就看,别挂我;

【20❤15】蘑少主和笋毛毛的交融——烩南北

      从家里回来了,刚回家就赶紧码活动文,照衣太太的图我眼馋许久了wwww一晚上码了4000+,我也是很拼了,偶也!为雨哥的幸福干杯(举筷)!用了大红的颜色,希望大家新的一年都红红火火顺顺利利的!雨哥推毛毛也推得妥妥的!
      莫毛版的名菜“烩南北”献给大家,一发完结,希望食用愉快wwwww此脑洞清奇,请善用【避雷慎用】功能23333



      白蘑,菌肉肥厚,质地细腻,是口蘑的最上品。


    莫雨是一只白蘑,刚刚夹在一堆口蘑中被人从超市买回来,那人的手皮糙肉厚,黑不溜秋,简直难看死了。莫雨很是嫌弃地看了那人一眼,不满地呆在黑灰红三色的浅口竹筐里。


    啧啧,不只长得难看,审美也有待加强,堂堂白蘑族的少主怎么能呆在这样的容器里呢,看它这穷山恶水的样子,暂且称它为恶人谷(筐)吧。


    似乎是感受到了自家少主散发的黑气压,一旁的白蘑们都尽量缩了身子,试图离它远远的。少主生得精致俊美,肤质细白,气场强大,一万个白蘑也挑不出一个来,简直是白蘑中的美男蘑!美男蘑中的战斗蘑!战斗蘑中的绞肉蘑!


    美貌无(男)蘑能敌的少主,在遇到来挑衅的(男)蘑时,只要大方的坦露出自己肉质肥厚(划掉)坚实有力的饱满蘑胸,就没有搞定不了的事儿。但是,这个方法显然不适合这个地方。


    莫雨仔细打量了一遍环境,断定这就是师父口中的“大凶之地”,“蘑生的终点站”——厨房。


    意识到这一点的白蘑少主准备逃走,这对他这样武艺高强颜值爆表的蘑来说,原不是什么很难的事情。可是,就在他轻轻一跃翻出筐沿的那一刻,他被一个突然出现的长长圆圆的东西砸回了筐里。


    长长圆圆的胖“棍子”揉着泪汪汪的大眼,无辜的目光惊慌失措的落在莫雨身上。


    ……明明是你撞了我,为什么你还这么一副被欺负了的样子……


    白蘑少主表示很无语。


    他上下打量着对方包得一层一层的衣裳,心里估了个数,大概得有六七层吧,他忍不住上手摸了摸,意识到对方没反抗,更是冷着脸胆大妄为流氓上身的把对方那层硬硬的衣服剥掉了一层,拿在手里摸了摸,又掂了掂。


    嗯,这手感,这层数,这重量,一定是师傅口中提到多次的江南冬笋族没差了。


    小家伙抖了抖,下意识双手抱怀,退后一步,警惕的看着莫雨。“你……你干什么!”


    我倒是想干你,可惜种族不同如何相爱。莫雨无趣的看了他一眼。男娃娃长得不错,就是太嫩了点,包得也太厚。果然我还是喜欢坚强奔放胸脯饱满的塞北蘑姑娘(汉子)。


    笋娃娃瞪着他,大声说:“笋可欺不可辱!谢苏苏说了,按我族的算法,穆玄英今年已经成年了,不是小娃娃!”


    莫雨突然觉得这孩子很有意思,于是他笑了笑,凑上前去挑了挑穆玄英的下巴,“这名字不好听,我给你起个新的好不好?”


    “不好!”娃娃,啊不是穆玄英气哼哼的扭过头去,不理他。


    “真不要?”继续诱哄。


    “不要!”意志坚定。


    “那好。”莫雨挑唇一笑,抬手就扒了他两层衣裳。


    “你……你干嘛!”穆玄英吓了一跳。


    “你既然不要我起的名字,那你拒绝一句,我扒你一件衣裳。”


    “你……你……你……怎么能如此流氓!”


    莫雨舔了舔唇,“不是流氓能有这样的胸吗。”他故意挺了挺胸,穆玄英悄悄看了一眼,居然脸红了,他又看了看自己的,发现裹得衣裳太多了看不到。


    “要吗?”


    “哈?”


    又扒掉一层。


    “要不要?”


    “唔?让我……”想想。


    刷的,又一层。


    “这次呢?”


    “哼,大坏蛋!”


    “好的,骂人多扒一层。”


    莫雨从善如流的剥掉他最后两层外衣,虎视眈眈的看着贴身的内衣。


    穆玄英下意识抱紧了膝盖蜷成一团,缩在筐角里,莫(少主)蘑正对着他,把背后的白蘑视线挡得死死的。


    “哥叫莫雨,记住了吗?”


    “你怎么知道你比我大?”


    “哥20了!”骄傲的展示了一下有力的肌(蘑)肉。


    按族内算法满打满算才15岁的穆笋笋愣愣的看着莫雨越发得意的笑脸,又感觉到对方不断靠近的魔鬼一样的步伐,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


    “呜呜呜,莫雨哥哥我错了,你别……”


    “……晚了,”莫雨无辜的看了看手里穆玄英的内衣,然后又看了看光溜溜的穆玄英,“这下就好看多了(白蘑族以白为美),原来你挺瘦的啊,一定是你谢叔叔没让你吃饱吧。”


    “莫雨哥哥大坏蛋,不许说谢苏苏的坏话!”


    “这称呼不错,再多叫几遍……”


    “哼。”


    “做我弟弟毛毛吧,答应的话就给你穿衣服。”


    “……唔”


    “快叫……叫了莫雨哥哥就带你逃。”


    莫雨听到了匆匆而来的脚步声,赶紧催促。


    穆玄英的声音还没冒出嗓子,就被一只手拿了起来,那只手皮糙肉厚,黑不溜秋,正是之前带莫雨来这里的那只。


    穆玄英终于忍不住吓哭了,“莫……莫雨哥哥,毛毛怕!”


    “毛毛莫怕,莫雨哥哥来救你!”莫雨正准备纵身一跃,以一个完美的弧度救走自己的冬笋公主(划掉)弟弟,就听那只手的主人气哼哼的开口了。


    “哼,臭小子还敢给我甩脸色,要不是玄英使劲求我还绝食抗议,鬼才要同意你们的婚事呢!”


    莫雨听得有些呆了,毛毛也不挣扎了。


    然后就听背后一个清朗又深沉的中年男音说:“之前答应了就别反悔啊,再说是你自己说要亲手操办婚宴给他们露露手艺的,谢大局长。”


    “哼,王遗风你别添乱,要不是那小子拐走了我家玄英,玄英如今娶个漂亮媳妇,哪里的婚宴开不得,多大的婚宴开不了,用得着这么委屈吗!咦,这只笋什么时候被剥好了……”


    莫雨默默捏了捏手里的笋皮,然后他被一只白皙的中年男人的手捏了起来,“我帮你,这口蘑泡好了真是格外好看。儿孙自有儿孙福,管他们干嘛,我倒是比较在意我们俩的事要怎么办。”


    “你个色胚,莫雨那臭小子一定都是跟你学的。”谢渊气哼哼的把毛毛笋按在砧板上,刷刷刷切成薄片,颐指气使道:“你,去把口蘑搅打几遍,把泥沙洗净。”


    于是,白蘑少主不得不暂且放弃救弟大业,连同一堆小弟小妹们被王遗风丢进一只装满清水的大碗,反复淹没在搅打的漩涡中。


    但是,这点苦算什么!对莫少主这个身经百战的蘑来说,这简直是小意思!他默默忍受着让蘑胃肠翻滚的搅打,悄悄积攒力气等待时机。


    毛毛,你一定要等我!莫雨哥哥还没亲手给你穿上衣服呢!


    毛毛笋看着被切成薄片刷刷倒地的自己,忍不住哭得更伤心,“唔,莫雨哥哥你在哪里,毛毛怕……”


    谢渊奇怪的看了一眼手下的笋,“这次的笋真新鲜,你看这么多汁……”然后他更加奇怪的发现,他这么一说,笋片流出的汁更多了……


    谢渊怕浪费新鲜的笋汁,赶紧把毛毛片片笋扔进装满高汤的锅里,催促王遗风,“喂,你快点!我笋都下锅了。”


    王遗风任劳任怨的把换了四次水搅打千次以上终于洗干净切成薄片的莫雨蘑片扔进汤锅,“好了,你别催了。人老了,一催简直要命。”他用袖子擦了擦满头的汗。


    谢渊看了他一眼,手一挑,一块毛巾直接糊上了王遗风的脸。


    汤锅里。


    毛毛:“呜呜呜莫雨哥哥,那个坏蛋把我切成片片了,毛毛都不是毛毛了。”


    莫雨:“胡说!毛毛永远是毛毛!是莫雨哥哥的毛毛!别哭……”


    莫雨蘑片挣扎着去抱毛毛笋片,然后惊奇的发现每一片莫雨蘑片都刚好能抱到一片毛毛笋。所有的莫雨蘑片都牢牢抱住怀里的毛毛笋片,在清香醉人的汤锅里不停翻滚着。


    热度渐渐沁入身体,毛毛笋感觉整个人都要熟透了,浑身浸满了汤汁的气息,忍不住把头往莫雨怀里埋了埋,低声说,“莫雨哥哥,我好热,浑身都是这种气味好奇怪……”


    莫雨摸摸他的头,“我也感觉热,应该是我们快被煮熟了,一旦离开了家乡,我们都会有这种身不由己的时候,这味道大概就是师父说的社会的味道吧,习惯了也还不错。”


    然后,拥抱在一起的莫毛蘑笋片被倒进了一只弧形底的盛满重油的炒锅,翻来覆去还颠三颠的炒法让年纪小的毛毛更加不适应了,莫雨绷着脸,努力把他抱得更紧一点。


    “毛毛别怕,疼就咬我。”毛毛一口咬上去,却没咬住,当下说,“莫雨哥哥身子好滑,毛毛咬不到,莫雨哥哥试着看看能不能咬到毛毛?”


    怀抱美人笋许久,莫雨蘑早就心猿意马口干舌燥就等着这句话呢,当下一口咬上去,却发现自己正在慢慢变得丰腴滑润,怀里的毛毛却咬起来爽脆爽脆的。


    “毛毛,我后悔了。”后悔了没趁下锅前吃了你,要不然一定不是这个味道。师傅说的不对,种族不同跟相爱完全没有什么关联啊。好想干翻毛毛……不对,我们一直在翻……


    ……我是不是应该感谢一下把我们做成“烩南北”的老头子,莫雨深沉的思考了一下这个深奥的问题。毕竟,他让我的愿望得到了另一种意义上的实现。


    毛毛瞪大眼睛看着面前陷入思考的莫雨哥哥,张张嘴,刚想说什么……然后刷的一道水瀑布落下来,把含情对视的两只蘑笋淋成了落汤菜,毛毛嗅了嗅,“这味道好熟悉……是莫雨哥哥身上的味道!”


    莫雨蘑黑了脸,心想,尼玛你把我和毛毛炒了就算了,居然还敢把本少爷的洗澡水倒进来,不想活了吧!我感谢你全家!现在灭了你哦!


    谢渊的声音响了起来,“口蘑原汤倒进去之后,很快就可以盛盘了,老王你来看着火,我去喊他们吃饭。”


    王遗风顺从的接过了铲子。


    然后,两分钟后,楼梯口响起了谢渊愤怒的大吼:“臭小子,放开我家玄英,你才应该在下面!”不对,不应该说他们精/虫上脑不看时间地点吗!他立刻改口,“老人家在辛勤的做饭,两个人看个电视都能滚到楼上!电视一直开着电费多少你知道吗!”


    楼上传来低哑的懒洋洋的男音,透着一股子餍足,“岳父大人,电费之后会还你的,就当是你……抚养毛毛的辛苦钱。另外人老了,就少管点闲事吧。”


    “臭小子,老子不差你那点钱!”


    “岳父大人应该听说过这么一句话……”楼上晃悠悠的传来一句声音,夹杂着意味不明的低浅呻/吟。


    “什么!”谢渊怒发冲冠的站在楼下,准备一个不高兴就冲到楼上,把正在自家玄英身上起起/伏伏的莫雨揪起来……要不是为了玄英的面子……要不是为了玄英……


    “有钱,就是……任性。”


    谢渊差点没撅过去,然后被背后一手托盘子一手抱腰的老王制止住了愤怒的步伐。


    “老谢啊,菜做好了,不如你我先吃啊。”


    也对,饿死那对小精/虫!不对,我家玄英不是精/虫……不行,这样会不会饿到玄英啊……


    眼看着谢渊的脑内循环又蓬勃发展起来,老王无奈的叹了口气。


    楼上,莫雨悄悄对着满脸水雾的爱人说:“毛毛,你谢叔叔不想我在上面呢,不如我们下次玩骑/乘吧。”


    被/干/得汁水/四溢说不出话来的小青年愤怒的瞪了他一眼,努力憋出两个字:“休想!”


    《小剧场之万万没想到莫毛篇》


    穆玄英没想到莫雨这样鹰一样的男子会养一只鹦鹉近十年,比如灰灰……


    穆玄英也没想到他的莫雨哥哥是个如假包换的基佬,还专注拱(攻)他这棵穆家白菜三百年。


    对此莫雨的解释是以前身边一直跟个小话匣子,猛一下没了好不习惯,只好捡个唠叨的鹦鹉充当安慰,当然还有一点,出壳时在一群人之中准确找到他并莫名其妙黏上他这点太有勇气,让莫雨想起了南屏的某只小话匣。


    以及——作为一个吃苦耐劳专情厚意的帅哥【划掉】恶人,他就是喜欢白菜这样廉价又美味的东西,富含营养和汁水,有利于他保持心情愉快和皮肤健康。


    莫雨的三大心境:


    一、为什么被黏上了?不能理解啊……


    二。黏上我就是我的了,谁敢碰我的东西(人)他就是找死!


    三、突然不黏我了,好不习惯,毛毛一定也很不习惯……(于是主动送上门被黏……然后被老谢打断,从此步上了仇杀老谢一去不复返的道路233)

评论
热度(1)
© 满脑子只想开车却找不到知己的森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