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脑子只想开车却找不到知己的森酱

攻粉亲妈,坚持1V1,坚决不逆;
2017新的梦想是可以全年龄的开车;
懒;
请大胆评论放心勾搭→_→不是拆逆我们都好说;
避雷针:作者所有文章都脑洞清奇三观破裂,所以,你看就看,别挂我;

尾巴日记(中)

哈哈哈不行了被萌翻肚了

wingsama:

佐助日记:


 


7月1日 多云转晴


暑假作业本来就是杀时间的东西,除了数学和物理外,其他的完全可以不做。


国文老师伊鲁卡还布置了日记,高中生还需要写日记吗?


要求是:能够记录下高中最后一个暑假的心得,以供多年后回忆,并在开学那天交上一篇不低于300字的日记。


也就是说,只要拿得出手一篇就可以了是吗?


虽然如此,但是如果真的有值得回忆的东西的话……也未尝不可。


 


7月2日 多云,有风


今天学校里的女孩子找到我家来了,不管她是怎么找来的,还是要在被吊车尾发现前马上拒绝掉才行。


我在学校的家庭地址也是空白的,她到底是怎么找来的?


对不起,勿论是什么品种的,我一点兴趣也没有。


 


7月6日 晴天


吊车尾今天打电话来,说是要约我出去,我估计他不是要去打棒球,就是要去游戏机房……以他现在成绩,根本连升学也很困难,难道他就没有哪怕一点点危机感吗?


就算是东京最差的体育大学,都不会收他这样的笨蛋。


 


7月7日 晴天,晚上的夕阳很美


……


我真是不理解狐狸这样的生物,我和他重逢两年了,基本每天都在一块,我为他补课的时间都可以把一个文盲带上高中了,而他居然在今天跟我表白了?那么,我们以前算是什么呢?难道他以为我有空到每天给一个连26个字母都发音不标准的朋友补习英语吗?


而且,这个氛围又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把我带到电子游戏厅,然后在输掉了三场游戏后跟我表白?这有什么含义?


 


7月8日 晴天,今天是今年入夏以来最热的一天


在课外补习班遇到了水月,这家伙快融化成一滩水了,或许海生人类并不适合在日本这样的国家生活吧。他要和我交换社交网络的账号,我点开来才发现居然有几百条未读的@。


那个白痴,和我在一起时把我们所有的足迹全部定位了!


所以那个女生才能找到我家吗?


我翻到他最新一条,上面写着“老子总算泡到宇智波佐助了!哦也!哈哈哈哈哈哈!”


下面有一百多条评论。


果然,还是分手吧。


 


7月10日 多云转阴


已经想好了要分手,但是他抱住我的腿的时候,又心软了。


我又不是第一天知道他智商和情商双低了,大不了以后孩子交给专业机构带。


 


 


7月11日 多云


让他写了保证书。但是我觉得不会有太大作用。


今天他在我家午睡了,用了我的枕头。


我一直看着他睡,当然是怕他口水流在我枕头上。


他睡着的时候,我一直在摸他的尾巴。比起我的尾巴来,他的尾巴实在是又蓬松毛又长,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一辈子都替他整理尾巴上的毛。


 


7月13日 多云


他把脸书上关于我的东西删掉了,但是又在他们内部的小群里开始分享。


算了,随他去吧。


 


7月17日 晴 返校日


从学校出来,我们去了附近的神社。


他今天穿的T恤很薄,我好像看到他的乳头了。说了多少次了,不要买这样廉价的衣服。


神社的人很少,有一颗巨大的桃子树,他一定让我去摘顶上的桃子,我又不是猫,这根树枝根本撑不了我好吗?


然后他就亲了我一口。


结果去摘桃子了,裤子扯了个口子,真是可恶。


 


7月18日 晴


哥哥买了烤箱,难道我的噩梦就要开始了吗?


实在对不起,我趁着他不在把插头藏起来了。


 


7月19日 雷雨


哥哥去买插头了。为什么这么执着于要做甜点呢?他做的甜点实在是太难吃了。


但是更麻烦的事情还在后面,吊车尾居然以为我是只黑猫。


我难道没有告诉过他我不是黑猫吗?变成原型总是让人感觉像是在裸奔,我并不喜欢这种状态。


我的哥哥鼬是一只黑色的豹猫,体态修长,但不代表我也是只黑猫。事实上,我的母亲是豹猫,我的父亲则是一只花豹。


我是一只纯黑色的花豹。


本来想着直接告诉他就可以了,没有想到他居然说出了只想和猫谈恋爱,并不想找比自己体型大的对象这种话出来。


“如果是猫咪佐助的话,可以把脸埋在我的白色肚皮上哦”狐狸状态的他这么说。


黑豹的我就不可以了吗?


那,还是先埋肚皮吧。至于猫还是豹子,先等等再说。


 


7月20日 雷暴天气


哥哥新配的那个插头是伪劣产品,电流把家里所有的电器都烧坏了。包括我的手机。但是哥哥坚决地认为是雷电打中大楼才会烧坏电路的。


算了,我也有错,这事情就过去吧。


 


7月21日雷雨


花了一天重新配好了电脑的电流适配器,才看到邮件里父母离婚的消息。


连离婚的电话都不愿意打给我们,而是只发了一封告知邮件吗?


 


7月22日


唯一值得高兴的,哥哥今天没有做甜点。


 


7月23日


修了手机。晚上才想起来,今天是我生日。真会选日子。


 


7月24日 晴天


吊车尾拿了整只榴莲过来,我说过好几次了,我讨厌榴莲的味道,为什么还要带这种东西过来?


哥哥倒是很开心,还用榴莲做了甜点,你们自己吃好了,我要开空气净化器。


我让吊车尾刷了三遍牙,又让他变成狐狸的样子,埋在他的软肚子里,我这几天第一次感觉到了安心。


好像硬了。


 


7月25日 晴天


他好像和我哥哥很合得来,可恶,我哥哥是只猫啊。


 


7月26日 晴天


今天告诉他我是只豹,但是他好像没有在听。


 


7月28日 多云


他们回来了,收拾了行李,分割了财产。


我和哥哥他们谁都没有要。


 


7月30日 晴天


最后,现在住的这套房子归我哥哥,在吊车尾家隔壁的老宅归我。除此之外所有其他不动产和现金、股票他们两全部对开。


临走前,母亲问我要不要和她一起去美国。


去不去又怎么样呢?


她很快就要有新的家庭了。


 


7月31日 晴天


鸣人陪我在河边走了一个晚上。


其实也没有不开心到这个地步。他们两都是工作狂,平时交流就不多,到这个地步我几乎是可以预料的,而且,谢谢他们为我和哥哥坚持了那么久。


有一些人注定会从我的生命中离开。哥哥也是,我知道他开始谈恋爱了。


这天的月光很亮,鸣人的眼睛也很亮。


有这只狐狸陪我就可以了。所以,休想从我身边逃跑。


 


8月2日 晴,台风云多起来了,要起风了


伯母和鸣人太像了。


品种什么的先不说,长相也好,性格也好,甚至是说话的口癖,都非常的像。


鸣人的脸如此像妈妈,却意外的没有一点点女气的感觉,难道真的是因为太蠢了的原因吗?


伯父的性格如此稳重,鸣人一点也没有继承。


 


8月3日多云转阵雨


最近确实长高了不少,特别到了晚上,骨头一直在酸痛,好像一边长高一边在哀嚎。


不光昨天被伯母说了下,哥哥今天也要量我的身高,还逼我露出原型来。


从高中入学体检后,我就再也没有变出原型,不知不觉居然这么大了,站起来居然比人形的哥哥还要高。


父亲好像也没有这么大?


现在的孩子营养都太好了,哥哥是这么说的。但他明明比我大不了多少岁,依旧是跟母亲差不多的体型啊?


这种话还是埋在心里吧。


 


8月4日 台风


这次台风正面袭击了日本,超市里的东西被洗劫一空,不过我有肉就可以了,冰箱里塞满了肉,总算没有地方放甜点。


鸣人聊天的时候发来了自己狐狸状态的照片,还标注着“我又长高了”这样的话。他好像真的很在意身高的问题。


不过他的父亲是大型犬科,他比一般的狐狸要大不少,这样的体型与我交尾也不会很痛苦。


这么说来,他到底知不知道我是豹了啊?


 


8月7日 多云


台风过去了,城市绿化被搞的一塌糊涂。和鸣人原来钓鱼的那片水塘旁边的树倒了好几课。


他还站在那里为死去的树祈福。


为什么明明是食肉动物对植物却特别有爱心?哦,对了,狐狸是杂食的。所以是为了浪费食物而伤心吗?


 


8月9日 多云 返校日


在体育室里接吻了,差点就做到三垒。


结果他告诉我,第一次一定要用原型做才行。


为什么?


 


8月10日 晴天


我去网上搜了他正在看的《与猫科动物的恋爱宝典》这本书,里面有一段是:真正要确认这只猫是不是喜欢你,就问他愿不愿意用原型交尾,因为猫是很麻烦的动物,如果连搞出孩子也不怕的话,那他一定一定一定非常喜欢你。


什么鬼。


 


8月11日 晴


不能再让他误会下去了,必须要告诉他我不是猫这件事。


 


8月12日 晴,晚上有阵雨


我很震惊,他居然说出了“大型动物真是可怕”这种话。


完全打乱了我的计划……我没有想到他这么不喜欢大型动物……其实只有我们的原型体格有一点差距,变成人形的体格差非常小,但是他却发表了好几次:小小软软的猫科才是最可爱的这种说法。


看起来,我必须要重新评估这件事。


顺带一提,《豪杰木叶丸》这部电影真是烂透了。


 


8月13日 晴天


哥哥带男朋友回家了,对方是只猞猁。


果然还是狐狸更可爱一点。


 


8月15日 晴天,晚霞很美


哥哥的男朋友叫止水,是个很成熟稳重的人,和哥哥很般配。


大概真的是烦恼吧,在酒吧的时候,忍不住跟他说了关于鸣人的事情。他劝我一定要及时跟对方摊牌。感情里的事情经常因为隐瞒和欺骗而宣告结束,如果真的珍惜他,就不要骗他。


但我不知道我到底算不算是在欺骗他,我从未说过自己是只猫。如果硬要说的话,大概七八年前还是幼儿时,因为太小,经常被误认为是猫,而且同父同母的哥哥也是只黑猫,所以他才误会的吧?


无论如何,明天把这件事跟他说清楚。


 


8月16日 多云


到了晚上他才接我电话,明天邀请他到我家,一次性说个清楚吧。


 


8月19日 晴天


他拒绝跟我说话。


他在床上卷成一团,连尾巴都不愿意露在外面。我想知道是不是弄伤他了,但是他不让我看。


我不后悔,毕竟这一天迟早要来。何况他拿了避孕套过来,应该也是有这方面的意思吧?


露着肚皮在我床上跳来跳去,还在我身上舔来舔去,难道,让我什么也不要做吗?我又不是性无能。


我还照着他的意思,露出了原型与他交尾……


下次我一定会温柔点的。而且他买的避孕套尺寸也太小了。


 


8月20日 晴天


他不接我电话。这次大概真的生气了。


 


8月21日 晴天


咨询了止水哥才明白……他原来是想要上我吗?


 


8月22日 晴天


还是不接我电话,邮件也不回。


这个白痴吊车尾,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在下面的?一个人默默地去猜想,然后一个人默默地难过……


 


8月23日 晴天


晚上做梦做到他了。


早上洗裤子被哥哥嘲笑了好久。


 


8月24日 多云


想见他。


 


8月25日 多云


路过书店时看到了《与犬科动物的恋爱宝典》,这书是不是有一套?


 


8月26日 雨


如果你的爱人一只活泼好动的犬科,那务必将你的心意完全的,不保留地告诉他。犬科是情商偏低的生物,但是他们乐观,忠诚,并且一心一意。大胆地告诉他你所有对他的爱和渴求,然后享受他们火热的爱情吧!——《与犬科动物的恋爱宝典》扉页开头语。


会看这样的书,简直在浪费我的时间。


 


8月27日 晴天


我给他的朋友,是叫奈良鹿丸的一只梅花鹿打电话。让他提醒鸣人,暑假马上就要结束了,让他赶快把暑假作业做掉。


他好像把我拉黑了。


 


8月30日 雷雨


前天的时候,止水哥在穿马路的时候被车撞了,一条腿骨折。他是我第一个看到的被车撞到的猫科,看起来这么成熟,其实也是个笨蛋吗?


止水哥的家人都不在木叶镇,哥哥去陪床了,让我每天去拿换洗衣服和送饭。我看他们也快成了。唉。


 


8月30日 晴天


到家都快晚上12点了,但无论如何也睡不着,如果说这个暑假有什么特别值得记住的话,我希望能将这一天的事情铭记于心。


中午时接到了奈良鹿丸的电话,说鸣人怀孕了,伯父伯母正在逼他去打胎。现在想来,鸣人那个笨蛋估计哪里买验孕棒都不知道吧?但当时真的非常焦急,马上赶去了鸣人家。


可惜也是万幸的是,鸣人没有怀孕。


我和鸣人一家坐下来好好地聊了一次。我很认真地告诉他们,我愿意一辈子照顾鸣人,爱护他,与他相互扶持,过完这一生。


一到了法定结婚年龄,我就会与他结婚。(但他好像不是很乐意)以后他考不上大学也没有关系,我会养他一辈子的。


后来又讨论了很多,鸣人问我为什么要骗他我是一只猫。我真的没有骗他,我们中间有太多的误会。我也自己反省了一下,是不是我平时不太爱说话,让想象力丰富的他自己补充了很多不该有的细节。


大约是因为我的态度很诚恳,伯父伯母也没有一开始那么生气了,当鸣人闹别扭吵说要找小型对象的时候,伯父伯母还说他,说之前那个认为物种大小和差别不该成为恋爱绊子的新潮少年去哪里了。他还说过这样的话吗?那为何会如此不开心?


后来我也有向他道歉和检讨,我那一天不应该用强的,他在第二次说不要的时候,是真的不要,不像跟我说第一次不要的时候是在逗我,对不起我没有察觉到,让他伤心了。


他后来也说,自己思索了以下,我确实没有表露过自己是猫这种话,也有可能是自己想多了。


离开他家的时候,我在门口亲了他。他脸红扑扑的,真的是可爱的过分。


马上就要开学了,这些日记都不太适合交上去,写一篇新的吧。


 


TBC


 



评论
热度(694)
© 满脑子只想开车却找不到知己的森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