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脑子只想开车却找不到知己的森酱

攻粉亲妈,坚持1V1,坚决不逆;
2017新的梦想是可以全年龄的开车;
懒;
请大胆评论放心勾搭→_→不是拆逆我们都好说;
避雷针:作者所有文章都脑洞清奇三观破裂,所以,你看就看,别挂我;

千岁千岁(轮回转世的paro,年龄差设定,傻白甜)

风涩涩:

漩涡鸣人长得12岁的时候,从各个意义上面来讲,都不是一个健康茁壮的狐狸,便是人形也不过是150的个子。面部轮廓柔软童稚,一团孩气,既看不出传说中祸国殃民的九尾基因,也看不出前几世那种浑然天成的王者气概。东区的妖委会对此操碎了心,几次开会,都有人用暧昧的言辞表达一个猜测和理念:这代的漩涡大人长成这个样子,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大约是要长残了吧。


这种上位者的忧心忡忡自然传达不到12岁的漩涡鸣人心里,他被养育成性格开朗的乐天派,除了身高太矮需要喝奶,倒也没有什么事需要他驱动“我不开心”的神经。


生活幸福岁月太平,非得说要认真努力的事,大概是和宇智波大人谈恋爱吧。不过那位大人一年也见不了几次。见面的时候,两人还未必都是清醒的。要知道,作为一个追求身高的狐狸,和另外一只遵从天性的生灵,他们保持着每年必须要冬眠的习性。有好几年的时光,鸣人打着寒颤从深度睡眠中惊醒,而佐助大人把他裹成一团——哎呀妈呀,真的太冷了。


历代漩涡鸣人为什么要和宇智波佐助谈恋爱呢,鸣人紧了紧自己的毛皮和尾巴,把耳朵上的毛也认认真真打理了一下——冬眠之前明明顺好了的呀,为什么又蓬起来啦!摸上去有几根毛还是湿哒哒的,是谁舔的吗!湿毛睡觉我可是会秃的呀!


——当它是狐狸的时候,它总是习惯性地忧心着狐狸的事,比如说耳朵和尾巴;也有着狐狸式的天性和诚实,比如说佐助大人虽然又大又冷,是自己完全不能理解的生物,但它还是喜欢的。


喜欢佐助当然是因为他的美貌啦!狐狸想,心安理得并且心满意足着。


宇智波佐助是龙。漩涡鸣人也说不清他是什么龙,在他有限的生命和认知里,并不能辨识出每条龙;而且清醒为这一世的漩涡鸣人,也不过是十几年之前的事,他还来不及认识其它的龙。


他就只认识佐助。而他认识的佐助,有一半的时间还不是清醒的。


“你来找我就是为了和我睡觉吗。”刚满十一岁的时候,他曾经坚强着性格勉力抗住冬眠的天性,苦熬着等来了宇智波,半睡不醒又非常纠结地发问。


鸣人听到对方轻笑了一声,小狐狸努力扒开自己的眼皮,然后对上了男人眼里的探求和陌生。宇智波佐助用完全不是开玩笑的眼神把小狐狸打量了一圈,还掀起它的尾巴看了看。


小狐狸瞬间就get到了成年人的恶意,炸毛的狐狸藏好了自己的屁股和尾巴,四爪严丝合缝地护住肚皮。


“你好污哦,”小狐狸又嫌弃又生气,“并不是在邀请你的说!我都还没有决定自己的性向呢!”


宇智波大人的脸上就浮现出了一点尴尬和歉意,他揉了揉眼睛——这是一个非常孩子气的动作,然后重新去看鸣人。


他的目光比刚才多了一些专注和别的东西。


就好像刚才他看的人,不是我一样。鸣人想,带着些不甘心,就好像,透过我在看另外一个人一样。


“抱歉。”宇智波佐助开口,嗓音带着一点沙哑。


他是个完全成熟的大人。强大美丽,但同时也非常疲惫。鸣人注意到他的眼睛下面有很深的黑眼圈。


龙也会有黑眼圈吗。嗯,是因为用眼过度吗?那为什么不做一下眼保健操呢。


鸣人注意到宇智波一直在眨眼睛。


是不舒服吗。因为对于佐助的事他还是了解一点的:佐助的力量属于与自己相对的阴,主要靠瞳力来发动。但和自己不一样的是,他是一条非常出色的龙。独自担负着维护世界和平的重任。


因为阳的力量还是空缺——因为这一代的漩涡鸣人还没有真正归位:他不是一只非常优秀的狐狸,在觉醒出魂力的同时,他的魂象甚至没有流露出九尾狐特有的性征。


“因为你死去的时候,太年轻了,你都没来得及达到自己巅峰期,”春野樱神色苦恼,但还是选择了和盘托出,“鸣人你上一世很可能不是在魂力正常衰弱的情况下转生的,毕竟我们这种镇灵者托凡转世都带有记忆,可是你……"


可是漩涡鸣人不一样,他的记忆干净得像一张白纸,甚至一度打算安分守己地度过自己的狐生——他作为狐狸降世在偏远森林里,从奶狐狸长成到小狐狸,期间最大的追求和野心不外乎是自己去抓一只鸡。


后来他被自来也捡了回去,被作为本区战力和世界遗产托付给了东区妖委会。长到五岁,才能化出人形,才闪烁出一点点橙黄色的魂力。


每个人都言辞恳切地告诉他要努力。除了佐助。


刚满十一岁的漩涡鸣人还被窝里滚了两圈,决定原谅宇智波。反正不原谅也没用,日子总还是要过的,依照妖委会制订的《镇灵者手册》,保持每一代的阴阳和谐是他们的首要追求和绝对目标。日子总是要过的,那就和对方一起。


“我其实不讨厌你。”漩涡鸣人憋了很久,还是决定开口,“你虽然很硬也很冷,并且特别特别大,但我还是愿意和你一起睡的。”


“只是我和你睡一起的时候,有时候会让我觉得自己好像不是狐狸。”


——自来也大人说魂力的觉醒来自于想象和共鸣,你需要想象自己成为某种东西,并且发自内心地坚信这种认知。


“狐狸睡着的时候都有窝,可是我没有。”


“……"


“和你一起睡的时候,我会觉得自己是松鼠,而你是我住的树洞。”


“所以我可以要一个窝吗。”


他裹了一条毯子在身上,然后重新成为树洞的原住民了。


“关于性向这种事。”“你不需要考虑这么复杂的问题,也太违背自己的天性了。”


宇智波大人强打精神同他讲话。


漩涡鸣人有些不高兴。他已经11岁了,再不确定性向连早恋的时间都没有了。


“喜欢我就可以了。”


——宇智波大大发了话,然后一心一意地陷入了沉睡里。


到底是怎么样才能做到那么理所当然地说这种让人脸红的话呀。


狐狸睁着眼害羞了一阵,然后偷偷露出了自己的肚皮。


只给你摸一下哦,摸不到就算啦。


倒计时开始啦,才不会提醒你呢。


混……混蛋!这是摸了两下吧!


——tbc


嘿我来啦!


然后好困,我走了(。

评论
热度(99)
© 满脑子只想开车却找不到知己的森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