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脑子只想开车却找不到知己的森酱

攻粉亲妈,坚持1V1,坚决不逆;
2017新的梦想是可以全年龄的开车;
懒;
请大胆评论放心勾搭→_→不是拆逆我们都好说;
避雷针:作者所有文章都脑洞清奇三观破裂,所以,你看就看,别挂我;

【佐鸣】就决定是你了,冰洋骑士 中

哈哈哈萌哭了的豹鸣!哥哥见弟弟必洗头的设定简直真女主,止水偷吃雪糕什么的简直……2333宇智波先生今天也意外的萌帅萌帅的!

清水直助:

前文




3


 


第二天一早,宇智波先生在半梦半醒中感到自己呼吸困难缺氧头晕,好像正在被谋杀。


 


他艰难地伸出手摸了摸脸,摸到一手湿了吧唧的绒绒毛。


 


这情况肯定不是他自己脸上突然长出了毛。


 


宇智波先生脸色铁青地揪着差点闷死自己的罪魁祸首坐起来,罪犯的下巴在他鼻梁上扭来扭去,两个小短腿还捧着他的脸。


 


这个混蛋家伙,居然整个趴在他身上,它不知道自己比一般的宠物沉得多吗?宇智波先生把小海豹拽离自己,重重地呼吸着新鲜空气。不知何时打开or撞开or毁掉门跑到床上的小海豹见他醒了,欢快地摆动着它的四肢。


 


没错,左右摆动前肢,上下摆动后肢,非常健康的晨间体操。


 


可惜这项运动遭到了宇智波先生的严令禁止。“别乱动。”他极富威胁性地卡住了小海豹的脖子——如果那个上下一般粗的地方是脖子的话。


 


小海豹老实地停下了嬉闹,蓝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他,似乎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生气。


 


“你不应该乱跑。”宇智波先生皱着眉松开钳制,双手卡在小海豹腋下举起它,想要将它移动到旁边去,而被移动的小海豹又一次不合作地甩起了它的尾鳍,并耍赖似的伸长脑袋把下巴搁在了宇智波先生的头顶。


 


真是太糟糕了,宇智波先生的脸颊泛起一点恼火的红,哦,并不是一大早头顶海豹有多么羞耻,比这更难以启齿的是,小海豹的尾鳍导致了某种不可描述的糟糕反应,对于一个成熟的雄性来说,这真的很不可描述的糟糕。


 


宇智波先生头顶海豹默默在床上坐了好久,一直等到那个糟糕的反应平息方才起床。


 


浴室到卧室的路途果然又是一道雪崩般的靓丽风景线,宇智波先生气冲冲地洗漱换床单打扫,然后擒住跟着他乱蹦跶的罪犯扔进了浴缸。


 


一头扎进水里的小海豹哗啦哗啦拨动着四肢从水底翻上来,扒着浴缸沿要往外跳,宇智波先生冷冷地戳着它脑门把它顶了回去。


 


小海豹继续逃离浴缸,被无情顶回来,again and again,failure and failure,颇有点屡败屡战的勇者风范。宇智波先生见拦不住这过分活泼的家伙,索性拎起它用浴巾包着到客厅给它吹毛。


 


往外冒冷风的吹风机引起了小海豹的强烈抗拒,不过宇智波先生按着他硬是吹完了全程。吹肚皮的时候小海豹拼命用前肢去捂根本够不到的脸,尾鳍往里弯着试图盖住肚肚,宇智波先生挑挑眉,闭起眼表示愿意尊重它的隐私。


 


吹干毛的小海豹就像一颗蓬松的雪团,滑溜溜的毛又绵又密手感好极了,宇智波先生在它背上留恋地摸了又摸,甚至有种埋脸的冲动。


 


不过这并没有成为现实,宇智波先生是个很有自制力的成年人,他放下由于毛发爆炸体型大了N圈的小海豹,为他们两个做了一顿丰盛的早餐。


 


昨晚剩下的杯面根本不够小海豹吃,它很快吃完了自己的十几份,巴巴地伏在桌沿看着宇智波先生。宇智波先生大度地分给它一半煎蛋,但是那块煎蛋仅仅在小海豹的碗里停留了0.05秒,迅速咽下煎蛋的小海豹一脸快要饿死的表情看着宇智波先生,仿佛自己刚刚只是吃了一口空气。


 


为了避免小海豹饥饿起义跳到桌子上翻滚,宇智波先生决定出去购物。然而放小海豹一个豹在家是不行的,几番思考,宇智波先生还是抱着小海豹一起出了门。


 


考虑到哥哥要来,宇智波先生选择了离家最近的连锁超市。出门前,他用围巾做了一个严严实实的婴儿绑带将小海豹牢牢系在自己身上,还给它带了帽子和墨镜,确保它从外观上看起来像个体积较大的婴儿。


 


这招管不管用不知道,反正没有警察来拦住他盘问。


 


宇智波先生顺利带着小海豹进军到超市,这个时段客人很少,于是宇智波先生找了辆推车,把婴儿豹搁了进去。


 


他们扫荡了整个方便食品区的杯面,每路过一种口味小海豹便会指点江山似的举起前肢挥动,如果宇智波先生不拿进车里它就会进一步嗷嗷叫着拍打推车表达自己的不满。


 


不一会儿,各式各样的盒子就淹住了小海豹,它仰面躺在推车里,身上铺满全部口味的杯面,伸出的一条前肢上摇摇晃晃地挂着墨镜,整个豹靠着车背黑道老大似的小声地呜呜叫,像是在哼什么没调的小曲。


 


宇智波先生看着它惬意的样子无奈地摇摇头,转身去拿番茄酱,可当他再回头,推车里的小海豹却不见了,那副墨镜挂在推车扶手上,杯面盒子乱七八糟地落了一地。宇智波先生心里一惊,连忙环视四周,只见货架的一头,那只穿着T恤的白条物体正在用肚皮弹跳滑行,看样子目标是尽头处的低温保鲜区。


 


保鲜……宇智波先生赶紧迈开大步冲过去,然而没等他跑到目的地,身手矫健的小海豹已经凭着它超群的弹性跳上了较低的货架,接着一个鱼跃扎进了敞开的冰柜里,震得冰柜晃了三晃。


 


小海豹扎进冰柜的动作造成了十分巨大的声响,在附近盘点的售货员匆匆跑过来查看,宇智波先生赶到冰柜旁时,售货员小姐刚好和从冰柜里冒出头的小海豹对上视线。


 


“啊!!!”售货员小姐尖叫一声捂住了嘴,脚底下踩起了小碎步。宇智波先生急忙过去向她道歉,哪料在看到他之后,售货员小姐的小碎步跺得频率更快了。


 


“抱歉?”宇智波先生疑惑地看着她,售货员小姐捂着嘴对他连连点头。


 


什么意思……宇智波先生满头问号地在售货员小姐的注视下捞出了趴在冰柜边看热闹的小海豹,此时售货员小姐才放下手一脸激动地说出了话:“可以和你们合影吗?”


 


好的,世间仍存在着长得好看的家伙做什么都会被原谅的不公正定律。


 


超市风波的结果是,宇智波先生带着满身碎冰渣的小海豹回了家,和他们同行的还有一推车的杯面和装满冰淇淋的冰柜。


 


4


 


下午快三点的时候,哥哥鼬先生施施然地来到了宇智波先生家。


 


“你怎么来的这么晚?”宇智波先生质问哥哥。


 


“我速度很快了好不好,”哥哥委屈又惊讶地看着他,仿佛在看外星人,“因为要来见你,我出门前得专门洗个头,很麻烦的。”


 


“洗头能费多长时间?”宇智波先生不相信他的说辞,连杯水都不给他倒。


 


“洗头能费多长时间?!你居然这么说?!洗头可是要把头发和头皮分开统统认真洗两遍,完了擦半干再抹上护发素按摩二十分钟,最后冲干净还要用负离子吹风机和王妃梳顺得整整齐齐才行啊。”哥哥声嘶力竭地辩驳道。


 


听上去是挺麻烦的。宇智波先生看了看鼬先生油光水滑的黑长直,不高兴地给他倒了水。


 


气愤的哥哥拿起水杯喝了一口,又皱起眉嚷嚷起来,“你居然给我喝白开水?洗头浪费了我很多体力好吗,给我换成柠檬水,多放糖。”


 


宇智波先生没理他,径自坐到沙发上拍了拍手,“面泡好了。”


 


话音刚落,客厅拐弯处蓦地冲出一坨白色物体,疯狂地向这边奔来。


 


“这是什么……”哥哥颤抖地指着风一样狂奔而来跳上沙发一头撞进自己弟弟怀里的物体问。


 


“海豹。”弟弟面无表情地抓住白色物体的头部转向他,白色物体那双圆溜溜的大眼睛友好地和他sayhi。


 


“你真的有一只海豹?!”哥哥诧异地走过去想戳戳白色物体的脑袋,却被宇智波先生无情地打开了。


 


“他浑身都是冰。”宇智波先生解释说。


 


“那你还抱着他?”哥哥撇撇嘴,坐到他身边,“给动物保护协会打电话了吗?”


 


“还没有,”宇智波先生把海豹往自己怀里带了带,“它认生。”


 


“……看不出来,”哥哥无语地看着在弟弟怀里拱来拱去不知在干嘛的生物,清了清嗓子继续说,“还是打电话通知一下动物保护协会的好,海豹可是珍稀品种。”


 


“我知道,”弟弟面不改色地抓住小海豹不老实的前肢,强迫它扭向哥哥,“但是你看,它头上有字。”


 


“字?”鼬先生凑近在弟弟示意的地方仔细辨认,果然,在白色生物脑门那片绒毛里有枚小小的金色印记,看上去像是个“王”字。


 


“而且他不吃生肉和生的鱼虾,也不喝奶,只吃熟食和泡面。”弟弟见展示得差不多了,把小海豹扭了过去,对着它的眼睛坦然道,“骗你的,没有面。”小海豹顿时委顿地蔫了下去,还愤愤地打了宇智波先生胸膛两下,从他怀里挣脱一弹一弹跑了。


 


“难怪你要说面泡好了,”哥哥若有所思地看着小海豹离去的身影,摸着下巴说,“它能听懂你的话呀,看来不是简单的海豹,你还是尽快打给动物保护协会吧,万一出什么事就不好了。”


 


鼬先生刚说完一句话,门铃就响了,宇智波先生去开门,门口站着鼬先生的伴侣止水先生。


 


“嗨,”止水先生笑眯眯地向他打招呼,“鼬来你家已经半小时了,我来接他。”


 


宇智波先生沉默地看了他一眼,啪的关上门转身就走,留下止水先生在外头哐哐擂门。


 


几分钟后,鼬先生解救了被困门外的止水先生和快要崩塌的门。


 


“什么啊,算上在路上的时间你在他家也待了有十分钟了呀。”止水先生一路埋怨着走进客厅,宇智波先生假装什么也没看到地低头研究手机,耳边尽是止水先生叨叨咕咕的声音。


 


“呀,你家换新设计师了?这个没玻璃的落地窗很出彩嘛,窗帘来去自由,放荡不羁目中无人的风格太适合你了。”


 


“玻璃碎了,我还没换,”宇智波先生抬头看到止水先生正向厨房走去,有点着急地喊了一声,“喂!别去厨房!”


 


遗憾的是止水先生压根没有听他的话,一边走一边指责他说:“你怎么可以用白开水招待客人?你不愿意动手我自己去做柠檬汁总行了吧?”


 


宇智波先生见阻止不了他,重新窝回沙发查看他的海豹小知识,鼬先生坐到他身边给他普及海豹的可怕之处。


 


“你不会是想要养它吧,海豹长大以后很凶恶的,会吃掉你也不一定。自然科普频道不是经常播放海狮海豹海象的日常生活嘛,和我们的习惯差很远,哦,你知道这三者有什么区别吗,海象有牙,其他两个没有牙,我觉得最恐怖的还是海狮啊,看起来最和善实际凶猛得很……”


 


正巴拉巴拉说着,厨房响起了止水先生的惊叫和噼里啪啦的物品落地声,宇智波先生和鼬先生同时抬起头,就看见止水先生抱着玻璃壶跑了过来。


 


“你厨房的冰柜里怎么有只海豹?!”


 


“昨天我就和鼬说过了,”宇智波先生对着止水先生皱起眉,“你为什么偷吃它的雪糕?”


 


“什么?”止水先生愣愣地看了一眼宇智波先生又看了一眼鼬先生,不解地说,“谁的雪糕?”


 


“海豹。”宇智波先生冷冰冰地盯着他。


 


“我没有。”止水先生嘴角抽搐了两下,一脸哔了犬的表情。


 


宇智波先生挑挑眉,瞟了一眼他身后,“是吗?可它在指你。”


 


止水先生转过身低下头,那只海豹就在他脚下义正言辞地用前肢指着他,白乎乎的毛脸上满是告状得逞的挑衅。


 


“拜托,它也许只是随便指指。”止水先生说着走到一边,可小海豹仍然指着他,同时眼睛看着宇智波先生,另一只短翅焦躁地在地上拍打着。


 


“嗷嗷嗷嗷呜呜呜。”


 


宇智波先生意味深长地看向止水先生,后者不自然地干咳,“我突然想起有事,我和鼬先走了。”说罢止水先生拉着鼬先生逃也似的跑了,小海豹跟在他后面嗷嗷叫着严厉谴责他偷吃自己雪糕和顺走一玻璃壶柠檬水的罪恶行为。


 


海豹还挺适合看家的。宇智波先生望着小海豹的背影想了想,还是挂掉了拨通的电话。


 


5


 


小海豹的到来给宇智波先生家增添了大堆的麻烦,也带来了许多的欢乐,宇智波先生光是看着它,心就忍不住变得软软的。


 


为了小海豹的健康成长,宇智波先生学习了几十种拉面菜谱,每天变着花样喂养它,另外,宇智波先生还经常带着变装的小海豹出去玩,家里堆满了给小海豹买回来的玩具。认识宇智波先生的朋友都说他变化好大,看起来比以前更容易相处了。


 


然而好景不长,动物保护协会的人还是找上了他们家。


 


“有人通知我们说你家私自养了一只海豹,海豹是珍稀动物,需要上交给国家,你不能在家里养它。”胸前别着动物保护协会证件的鲨鱼脸工作人员说。


 


“我没有养海豹。”宇智波先生淡定地对上他的目光,牢牢控制着门缝的大小。


 


“这你说了不算,我们得进去搜查,”工作人员用脚卡住门缝身子往里挤,“我们在你家附近找到一个项圈,你有义务提供海豹的毛做DNA匹配,这也许是哪个土豪养的海豹,就算不上交你也无权饲养它!”


 


“你也无权搜查我的家,你只代表动物保护协会,又不是警察。”宇智波先生毫不留情地踢着工作人员的脚把他往外赶,他已经听到小海豹往这边跑的声音了,得尽快撵走这人。


 


“它的主人知道了会起诉你的!那是纯金做的项圈,特别值钱!”工作人员挤到变形的脸贴在门缝上,表情狰狞地吼。


 


“我也很有钱,你看看门牌,我姓宇智波。”宇智波先生成功赶走了工作人员的脚,再接再厉用门板压着工作人员的鲨鱼脸。


 


“我听见海豹的声音了你不要负隅顽抗!再不开门我就要以偷盗珍稀动物的名义罚你的款!”鲨鱼脸继续怒吼道。


 


“没问题,你可以把罚单寄到我公司去。”宇智波先生平静地回复他。


 


一番你死我活般的争执之后,工作人员悻悻地离开了宇智波先生家,边走边扬言要罚他巨款。


 


宇智波先生确定他不会再杀回马枪后,松口气抱起在腿边挤来挤去凑热闹的小海豹回到客厅,电视里正在播放小海豹最爱看的国际新闻节目,虽然宇智波先生并不懂为何一个海豹这么关心政治,但他宽容地允许小海豹每天看一小时国际新闻。


 


“你这家伙,是个通缉犯啊,要不要把你送走呢?”宇智波先生戳了戳小海豹的额头,小海豹似乎听懂了他的意思,蓝眼睛先是流露出一丝惶恐,接着转为理直气壮的气恼,两只短手啪啪啪的来回抽打宇智波先生的肩膀,一副“你敢把我送走信不信我抽你”的样子。


 


宇智波先生皱皱眉抓住它甩得欢腾的尾鳍,轻声道:“骗你的,不会送你走。”


 


被控制住尾巴的小海豹抽抽黑鼻头盯了他一会儿,忽然张开短手扑在他肩上,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尔后不等宇智波先生有所反应,小海豹就从他怀里跳了出去,颠颠地蹦到沙发上继续看新闻,说走就走,真的是很有原则的豹。


 


宇智波先生呆呆地张着双臂愣了几秒,慢慢翘起了唇角,这个该叫什么,爱的豹豹吗?




TBC





评论
热度(172)
© 满脑子只想开车却找不到知己的森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