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脑子只想开车却找不到知己的森酱

攻粉亲妈,坚持1V1,坚决不逆;
2017新的梦想是可以全年龄的开车;
懒;
请大胆评论放心勾搭→_→不是拆逆我们都好说;
避雷针:作者所有文章都脑洞清奇三观破裂,所以,你看就看,别挂我;

【释索】渊寂的忧郁~

*电视剧paro,渊爸爸视角,胡扯八道系列出品。
*父子都是重生的,反正这个系列里差不多释殿都逃不过重生这个梗,开始走释霸天路线了(并不)

我又一次复生了。

浮在半空,看着熟悉的冰族城堡和更加熟悉的幻影天,我不禁有些忧郁。

这TM是什么年代!有没有人来告诉我!重生的次数太多,老子的时间轴已经乱了啊!以及为啥每次重生我都是一团黑雾啊!!!

像是回应我的疑惑,我看到眼前连着屋宇的露台上出现了一个再熟悉不过的人——我的儿子,樱空释。

他冷着脸,满脸不高兴但又十分优雅的坐在露台的凳子,似乎在等什么人。

我等了一会儿,见没人进去,就忍不住溜了进去。我要问问他,现在是什么时间段,要搞事的话来不来得及……

这小子却精明的很。我刚刚出现在他背后,他就突然说了一句让我震惊万分的话,吓得我差点保持不住优雅的身姿。

作为万年前唯一的真神,即使我现在是一团乌七八糟的黑雾,我也依然保持着神的优雅。这小子居然一见面就差点让我破功。

不愧是我的克星!

不禁抢走了莲姬的爱,还满不在乎,让莲姬十分伤心,而且最可怕的是他居然爱上一个男人,还是他名义上的哥哥,他老爹以前的下属,背叛系的那种。

最重要的是这个哥哥还是个笛子一样笔直的直男和脱团狗,释继承了我和莲姬所有的优点居然还不能打动他,弟弟卡倒收了一箩筐,简直丢尽了我们冰焰族的脸。

他说,“渊寂——”

“我知道你在,出来吧。”

我保持了一下矜持的表情,然后绕到他面前,咳了一声。

他连看都不看我一眼,白瞎我给他一张那么好的脸!好气哦!果然还是要老婆不要儿子吧!

等等,他居然知道我的名字,我不记得我告诉过他啊。所以说,这到底是哪个该死的时间段!

我是渊寂,一个正睡着觉被手下背叛封印的可怜又伟大的神,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可能是我比较帅吧),现在已经在剧本里复活了三十几次,但依旧没能和老婆团聚,是一团非常可怜的大雾。

但是我依旧搞不懂真爱的心。她为什么就一定要儿子不要我呢,儿子能给她很多的爱吗?能让她每天开开心心的?能陪着她生一大堆的儿子吗?

咳,我好像说了什么可怕的话。(划掉)

总之,像这种为了哥哥六亲不认,连母亲的心都可以伤的聪明绝顶心眼还多如蜂窝煤的儿子,怎么想都不想要啊!留着他只会夺走莲姬的爱!好讨厌!

“渊寂,我知道你是我的父亲,所以我们合作吧。”

“嗯?”有意思,我突然被勾起了兴趣,忍不住用我勾魂摄魄的低音炮回答他,“怎么合作?”

“我帮你得到隐莲,让你和我母亲在幻雪神山隐居,做一对逍遥快活的神。”

“然后呢?”这小子想的绝对不止这一点。

“然后?不,在此之前,你就要帮我统一三界,冰王算什么,我要当三界之王。”

“为什么不是毁灭三界?这不符合我搞事的一贯作风。”我当机立断的拒绝。

“三界都毁灭了,你打算和我母亲自己生火做饭洗衣打扫?”

“……”好像对哦,起码要留点跟班和仆人。不过,这小子,怎么突然想当三界之王了?该不会又是什么套路吧……

他没有回答我,只是透过冰做的围栏看向外面的地面,我飘到外面一看,发现还是小孩模样的卡索在下面被他的哥哥们举高高。

“……”

“现在的我只是一团灵体,今晚我会作为冰族最小的王子出生。而你的任务,就是在今晚之前改变占卜圣者和冰王的记忆,并在他们的藏书库宝书里添上几笔——”

“添几笔?”

“对,你要让他们知道,冰族并非是只能会冰族法术,如果一个冰族人的体内同时存在冰族和火族的灵力,他就可能会侥幸觉醒成上古神族——冰焰族,只是体内冰火共存的可能性太小了,所以万年来并没有一个人做到。但是如果这个人出现了,他就会成为最强的神,是命中注定的三界之王。”

“这也太扯了……”

“父亲,我知道你能。”他直勾勾的看着我,“以前只是你不想。”

“……”好吧,之前我确实是故意搅局想让他不好受的,谁叫他还是霰雪时和焰主一起阻拦我去拿隐莲。让我被封印万年险些错失挚爱,作为我的儿子出生后还霸占了莲姬所有的爱。

“母亲这些年一直过的很苦,我希望父亲你能给她幸福。另外,你也知道,对于母亲来说,我的话比什么都管用。如果我去为你说话,母亲一定不会拒绝我。”

……根本无法拒绝啊。

我闷闷的看着他。“所以说你费尽心思让血统成不了你的阻碍,是准备先当冰王,再当三界之王?”

“对,一旦冰王认为我是他的亲生儿子而且是万里无一的强者,他就会放下戒备,认为我是冰族的希望。我也不想再失手错杀任何人了。 这一世,我要堂堂正正的当上三界之王,迎娶卡索。”

“……”这孩子是不是说了什么可怕的话。算了,随他去吧,我只要莲姬就好了。像这种跟我一样不知道转世重生了几回的心眼释,还是丢给卡索去费心吧。

等等,我现在是不是应该赶紧去抓个火族刺客来给晚上的大戏好好加加油。

晚上,星空明亮,万里无云,冰族最小的王子即将出生,可是全族上下都是充斥着紧张愤怒和惶恐。王妃莲姬在生产之时被火族刺客袭击,此刻正在艰难的生产,即便是最伟大的幻愈师也不敢保证被打伤的虚弱王妃能完好的生下孩子。

即使并不爱莲姬,冰王也依旧无法原谅这个先是攻击自己几个儿子女儿,失手后逃进宫里攻击了临产莲姬的凶手。莲姬一旦出事,不仅冰族面上无光,人鱼族也绝不会原谅他们,这将是影响三界和平的一件大事。

不过很快,好消息就传来了,随着一声响亮的啼哭,最小的王子樱空释诞生了。

在宫女十分惶恐的几声惊叫后,冰族王室和即将进行占卜的圣者一起冲进了宫殿。

扑面而来的血腥气中,脸色雪白的莲姬虚弱的昏迷着,而旁边宫女的手颤抖的托着一个襁褓,战战兢兢的看向脸色发黑的王。

那冰蓝色的襁褓上同时环绕着蓝色的冰族神力和火红的火族火焰,奇迹般的交融在一起,环绕着小小的襁褓,里面小小的一只雪团子睡得正甜。

“这是怎么回事?”冰王强压着怒气,拦住了小卡索想要摸弟弟脸的手。

幻愈师战战兢兢的弯腰回答,“王妃之前被火族刺客所伤,灵火灼伤皮肤进入体内就不见踪影,因为人鱼族本身体内就充满水灵力,我等以为是人鱼族的特殊体质保护了王妃。谁知道这火焰居然附在了王子身上。”

“……”

“该死的火族!欺人太甚!”王族中已有几个人表示不满,却见冰王抬了抬手,专注的盯着那团襁褓。

只见那冰蓝和火红的灵力之光围着襁褓不停绕动,冰蓝竟逐渐将火红吞噬,在突如其来的强光中,转变成一种奇特的蓝白色的似冰又似火的白焰。

“这……”

“请圣者即刻占卜。”

“是,王。”








评论(6)
热度(41)
© 满脑子只想开车却找不到知己的森酱 | Powered by LOFTER